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焦点  正文

临安山洪暴发当夜 “十八勇士”徒步挺进四十“孤岛”

丽水网 - 来源: 浙江新闻客户端  2019-08-13 16:54
编辑:胡蕴韵 | 责任编辑:马丽飞〗


  台风“利奇马”离开临安,已经整整两天了。

  有一个“传说”却在每一个村庄中流传着:在台风呼啸而过的那个晚上,有十八个“勇士”穿山越岭,在断电断路断通讯的漆黑夜色里携带卫星电话进入到岛石、上溪、新桥等灾区腹地。靠着自己的双脚,打通了一座座“孤岛”与临安指挥部中断多时的渠道。

  他们以伤痕累累、满身泥泞的样子,勾勒出“勇士”最真实的模样。

  8月11日上午,“十八勇士”抵达受灾最严重的岛石镇银坑村进行救援

  这并不是童话,而是真实发生在临安山洪暴发的深夜里,一段不该被遗忘的故事。

  从听到这个故事开始,我们就在寻找这十八个“勇士”,还原这些临安洪灾背后跃动的救援生命线。

  所幸,8月12日上午,在龙岗镇的临时指挥部,我们遇到了其中两位“勇士”——

  救援队挺进灾区 浙江新闻客户端 通讯员 章旭 陈志权 摄

  废墟上,曾是我们与“勇士”的初遇

  第一眼看到赵义、张彬祥,很难将两人与“勇士”二字产生联系——

  两人的身高都不高,只有一米六,小平头整整齐齐,黑色雨衣外,套着一件印有“应急管理”的反光背心。

  第一小分队的队长赵义今年49岁,因为长年累月的风吹日晒,皮肤已出现一些龟裂。而第二小分队的副队长张彬祥在人群中也并不显眼。

  只有他们掀起裤腿时,伤痕才有了述说的力量:赵义和张彬祥的腿上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他们说,这是因为长时间走路,被雨靴磨出来的。直到现在,他们的脚还肿胀着,“昨天洗澡的时候才感觉到痛,脚都没法放在地上。”

  我们仔细地端详着赵义,突然发现,这并不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

  11日下午,当我们步行进入银坑村时,赵义正在废墟上,徒手扒着砖瓦碎片,急着寻找失联的村民。当时的他全身湿透,汗水和雨水混在了一块,从凌晨进村后,他始终不眠不休。

  “没有什么‘勇士’,只是一种责任,进了村就要尽自己的力,哪怕只是一点点,对村民也是一种安慰。”赵义对于“勇士”的说法,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眼中遍布的血丝至今未退,只有身上的干净T恤,是他们12日早上刚刚换上的。

  “昨天晚上还满身泥浆呢。”赵义笑了笑,“外面的衣服上都是泥,里面的衣服都是盐,连老婆都‘嫌弃’。”

  8月11日凌晨,“十八勇士”在龙岗镇政府门口集结,准备开赴受灾核心区域

  出发前,他们留下了三张“遗照”

  “当太阳升起时,要让村民知道,我们和你们靠得很近。”

  两天一夜不眠不休,赵义已经忘记了这场救援中的很多细节,却独独将这句话记在了心里,回响重重。

  这是出发前,临安区应急管理局副局长赵坚伟对着18位即将出发的突击队员说的话。

  而要明白这句话背后的涵义,得把时针拨回到8月10日15时——

  突如其来的“利奇马”,几乎是在半小时内肆虐了临安山区,一个个村庄的灯光熄灭,一个个向村支委拨去的电话显示“无法接通”……

  当临时指挥部在龙岗镇政府成立时,地图上的40个行政村失去了联系。那里的村民还好吗?受灾情况严不严重?一切都是未知数。回答这一切的,只有窗外的大雨和漆黑的夜色。

  10日21时30分,因受灾情况依然不明,临安区防汛抗台临时指挥部立即召开第二次紧急会议,在23时17分,决定成立由18人组成的应急救援小分队,分成三组先行挺进岛石、上溪、新桥等灾区腹地。

  “他们以党员和曾经的军人为主,身体过硬,救援经验丰富。里面道路塌方受阻,只能靠他们徒步进村。”赵坚伟顿了顿说,“我们需要有人进到村里去,让老百姓知道,他们不是孤立无援的。”

  出发前,队员们在临时指挥部拍了三张合影。合影中的三组人,眼神中透着的是坚毅。

  “里面的情况非常危险,这可能会是你们的遗照。”赵坚伟的话,没有动摇任何一个人的决心。

  “临行前,我没有给家里打过电话,他们只知道我是去龙岗出任务了。”张彬祥出发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是看了一眼手机中家人的照片。

  由于道路被山洪冲毁,救援队只能徒步挺进灾区

  跋涉中,手电筒照射出唯一的光

  那一夜很漫长。夜色像一团浓墨,在雨水的浸润下,染满了这片天地。没有灯光,没有指引,记忆中的道路已经有些面目全非。

  三组小分队在龙岗镇党委委员、人武部部长佘华锋的引导下向失去联系的村庄进发。

  手电筒是路上唯一的光源。“雨那么大,山体滑坡随时可能发生。回想起来,才反应过来当时有多么危险。”张彬祥回忆说,车开到望湖村,公路就断了。两组12名队员开始步行,一路沿鱼跳村、东塔村、上溪村、太平村、国石村、玉山村,一直走到尽头的峡谷源。

  “最难走的是上溪村,虽然只有二三十公里的山路,他们却足足用了四个多小时。”张彬祥说,原本沿着公路走十多分钟即可到达的村庄,因道路阻隔需要徒步翻过一座山才能到达。光是这段路,就走了四个小时。他向记者伸出双手,满是山石刮破的痕迹,有些已经结痂。

  身上背着15公斤的装备,当时这个37岁的男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泥巴,有些地方甚至需要手脚并用去支撑身体的平衡和重量。“这里的路已经这么艰难了,村里会不会更严重?当时就只有一个念头,赶紧走完这‘该死’的山路。”

  时间紧迫,争分夺秒。另一组的赵义也连夜赶往岛石镇深处。他们一组6人从龙岗镇的仙人塘附近起步,最终的目的地是和安徽交界的银坑村,也是此次受灾最严重的村之一。

  “我们数了数,一路上共有4个塌方点,还是大大小小的小型山体滑坡。不能过去的,就创造条件翻过去。”赵义说,很多泥潭,他们都直接趟了过去。“一脚踩进去,最深的地方,泥巴把大腿都埋住了。其他人手拉手把陷进去的人拉出来。”

  再次回忆,他们已不记得到底经历了多少这样的危险。

  被山洪冲毁的山路

  入村后,他们点燃了40座“孤岛”的希望

  直到凌晨5点,雨才渐渐小了下去。

  赵义一队终于抵达了银坑村。眼前的场景,让这个八尺男儿在一瞬间有些恍惚。

  迎着微弱的光线,他看到这个曾经山清水秀的小村庄已经完全认不出来了:房屋受损严重,村道上到处都是没到脚踝的淤泥。一幢房子里,一位七旬老人在瑟瑟发抖。队员们立即将身上仅有的一块饼干和一片面包交给了老人。

  村外来人了!消息传得飞快,很快村民们从家里走出,围住了小分队的队员。

  “你们终于来了!”一位年过八十的老人泪眼婆娑地冲了上来,紧紧抱住了赵义,仿佛揽住了生的希望,“你们来了就好了,有希望了。”

  “虽然当过武警,但这样的场面从来没有见过。”听到老人呢喃地说着“谢谢”,赵义这个49岁的硬汉刹那间红了眼眶。

  救援队随身带上了4部卫星电话,每隔一个小时,就要打电话给指挥部报平安。卫星电话对于场地要求高,每次通讯时间也只有短短一分钟,而村里的人员是否安全、道路哪里塌方,就是通过这几部电话陆陆续续传了回来——

  “龙岗桃花溪村附近,共有476名游客受困,亟需救援!”

  “银坑村房屋倒塌,有人被埋,急需救援……”

  ……

  救援队挺进灾区 浙江新闻客户端 通讯员 章旭 陈志权 摄

  信息陆续传来,黑暗中的40座“孤岛”终于被逐步连通,从省市到区县再到镇村的应急系统,终于咬合了最后一块“齿轮”,开始急速转动。

  当晚,就有2700名左右的救援人员从省市各级汇聚而来,集结在昌化、龙岗两地。根据“勇士”们传来的消息,救援力量分批分拨开向了40座“孤岛”。

  而当十八位“勇士”从村子里开始分批撤回时,已是8月11日的下午。但连休息都没顾上,突击队中的六名消防官兵再次出发赶往了下一个受灾点。赵义和张彬祥也一直奔忙在抗灾的第一线,直到午夜方休。

  睡了4个小时后,早上6点多,赵义和张彬祥又起床了。等待他们的,是一个个亟待重建的家园。“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

  赵义、李明、项俊杰、梁晓瑞、沈晓斌、郭成东、游子、张彬祥、民安、冯建占、倪煊、张高平、蒋俊豪、张波、童波、吴迎春、汪兴龙、俞皎。

  这十八个负重前行的名字,并不如何惊天动地,却值得我们默念、感激。

  我们在寻找他们的故事,也是在寻找让人安心的力量。

 

如遇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电话:0578-2127345),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