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焦点  正文

新春走基层:这个春节,曾经反对她来杭州的老爸选择了“反向团圆”

从重庆带来的特殊“行李”,没有辣味却暖意十足

丽水网 - 来源: 杭州日报  2020-01-21 17:19
编辑:吴俊 | 责任编辑:叶捷〗

  通讯员 李文 实习生 宋泽蕙 郑晨曦

  记者 钟玮 文 杨子健 邱泽楷 摄

  前天晚上,去机场的路上有些堵。汽车尾灯和城市的灯光闪映在脸上,尹玥月有好长一阵望着窗外发呆——老家远在重庆,一整年没见到爸妈了,也不知道二老身体好不好,瘦了还是胖了?

  当初,尹玥月铁了心要到杭州来,老爸怎么骂也没有用。连续一个星期,她给老爸打电话,都是无人接听,她知道老爸不是接不到电话,而是快不认自己这个女儿了。

  这是尹玥月和相恋多年的苏岩柏登记结婚后的第一个春节,可小两口都有任务在身,没法回重庆去,二老便来了一次时下流行的“反向团圆”。老爸肯来杭州过年,这对于尹玥月来说,自然激动无比。

  G20杭州峰会

  让7年恋情在此修成正果

  将车停入机场停车库,尹玥月和苏岩柏来到国内到达T3出口。来出口接机的人早就站成一溜,有的踮着脚伸长脖子,有的挥着手脸上挂着笑,彼此的目的都一样——为了团圆。

  尹玥月看了看微信,又盯着航班到达时间显示屏,再向出口张望了一番。时间是晚上7点40分,她索性钻进等候的人堆里,靠上隔离栏,离出口更近些,心里又激动又忐忑:“也该出来了,会不会看到我?”

  到达的旅客拖着大小各异的行李箱出现在出口,尹玥月搜寻了片刻,边喊边快步上前:“妈妈!”人群中,一个穿着黑色大衣、戴着眼镜的中年女人听见这声喊,一下子张开了双臂:“哎呀,一想到能见到你,我心情激动得不得了!”母女俩像姐妹般拥抱了一下,又拉着手转圈,互相打量着。尹爸爸倒很淡定,推着行李车慢慢跟上来。苏岩柏见了,走上前去,接过行李:“爸爸,妈妈……”和所有难得团聚的亲人一样,一家四口推着行李车,互相挽着手,有说有笑地走向停车库。

  尹玥月和苏岩柏的新家在城北,那里离他俩工作的地方都相对近一些。尹玥月是拱墅公安上塘派出所的社区民警,苏岩柏则是米市巷派出所的刑侦民警。2016年,这对有情人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尹玥月不愿去苏岩柏的老家陕西,而苏岩柏也不愿去尹玥月的老家重庆,恰巧当年G20峰会在杭州举办,两人通过招考一起来了杭州。正是天缘凑巧,两人7年的恋情,最终在杭州这个爱情之都修成正果。前不久,两人刚刚装修好新家,迫不及待地要带二老去看一看。

  从反对到妥协,老爸说“燕子大了总要飞的”

  尹玥月的家乡在重庆南川,她的老爸今年64岁,妈妈52岁,都是工薪阶层。尹玥月从小就是乖乖女,父母让她往东,她绝不往西。谁也没想到,大学毕业后,这个一向听话的女儿居然有了自己的主意,要背井离乡到杭州去工作。

  尹妈妈还是比较理解女儿的,她知道像女儿这么优秀的女娃儿,想在重庆找份好工作也不是难事,之所以选择杭州,一半原因是为了和小苏一道,“两个娃儿感情深,做妈妈的怎么好拆散呢?”

  但尹爸爸起初可不这么想,他觉得,所谓“承欢膝下”,就是子女要离自己近一点,得在“膝下”才能“承欢”嘛。加上同龄人中有不少“留守老人”,他见得多了,生怕女儿在外久了,自己日后不知道要生出多少伤心事,便语重心长地将同一句话在女儿耳边说了三四回:“希望你考虑清楚,没有亲人在身边,我个人意见就是不同意你去……”

  2016年5月,尹玥月将杭州市公安局的录取文件发给老爸看。老爸连消息都不高兴回,他心里清楚,一切已成定局。“要是他们没有被录取,我倒开心了。”尹爸爸说,他那时候就是这么想的。

  有那么一阵子,尹爸爸是“任性”的。女儿打他电话,他不接;女儿打电话给妈妈,问爸爸在干啥,他也摆摆手,不肯接电话,回头又自己抹眼泪;老朋友叫他出去喝两杯,他也不肯去,说是喝了酒会生闷气。不过,最后他还是想明白了。“她有主见了,自己喜欢,我也要尊重她的。”尹爸爸当时和老朋友说,“就是远了点,我和婆娘今后多去几趟……”

  去年的大年三十,老两口烧了3道菜,一阵鞭炮声过后,整个家就剩下电视机里春晚的声响。尹妈妈想女儿了,正巧尹玥月发来了一张照片。照片里,尹玥月身穿警服,正在人很多的地方执勤。

  “燕子大了总要飞的。”尹爸爸的话总是很有“效率”。

  小学时的日记本,是比火锅底料更有味道的“行李”

  因为要“反向团圆”,尹家二老很早就在老家张罗开了,干笋、清水笋、酱排骨、猪蹄、熏货、火锅底料、新棉被,能想到的,他们都要带上。家里的亲戚也忙开了,姑姑送来了香肠,堂姐给了辣椒,伯伯又塞过来茶叶……这大大小小的年货,全部被装进塑料袋,塞到了二老的行李箱里。还有一样东西,是老两口临出发时猛然想起要带的,那就是南川的米粉,尹玥月从小就爱吃这一口,老两口是起了个大早去买来的。

  参观完小两口的新房,尹爸爸便要开箱了。箱子一开,一股正宗的巴渝香味便在屋子里散开。“这袋米粉,我要是不带,你肯定要失望的。你记得吧?从小到大,你就喜欢吃肉臊子带汤的……”

  尹玥月记得,小时候,妈妈总是起早给她做米粉吃,米粉煮熟了加上肉臊子,吃完之后,妈妈再牵着她的手送她上学。到了校门口,妈妈总是会叮嘱一句:“听老师话,好好上课。”尹玥月也的确争气,从小到大,一直表现出色,优秀学生干部、三好学生、国家奖学金,一个不落地捧回了家。

  行李箱里的好货不少,但尹妈妈拿出的一本旧本子才是真正的“硬菜”——那是尹玥月小学时的日记本,已经微微发黄。本子上,每篇日记都字迹端正,下方还有尹爸爸用红笔写的评语,不少评语比日记正文还长。

  比如,有一篇题为《打电脑》的日记,是这样写的:“放学后,我赶忙回到家,开始做作业。我做完作业,就去打电脑。我一会画图复习老师讲的内容,一会我又去打金山画王。不知是妈妈知道了,还是时间刚好,妈妈回来了,我赶忙关掉电脑。妈妈说:你在书房干什么,没我的允许不能开电脑。我说:我正在看书……”

  尹爸爸在这篇日记下给出了这样的评语:“能把一件事记清楚,但语言还比较啰嗦。值得写的打电脑一事只是好玩还不够,应思考写出自己内心的想法,写出这件事的意义。注意多用学过的词语,使语言生动优美。”

  看到自己的日记本,尹玥月有点意外。她和小苏一起看了好一阵子,憋出了一句:“爸爸真的好认真,每篇评语都写那么多……”

  尹爸爸曾是语文老师,对女儿的日记要求严格,还时常告诫她做任何事都要善始善终。不过,他现在已经没法再给女儿写评语了,一来女儿远在杭州,他看不到,二来女儿的公安工作,他也确实不了解。

  这个春节照样忙碌,不一样的是父母就在身边

  尹玥月在上塘派出所做过户籍、内勤,2019年初成为瓜山社区的社区民警,负责治安防控、安全检查。做社区民警的第一天,她请老民警带着去社区里走完每一条小道、弄堂,去熟悉路、认识人。社区工作琐碎而复杂,老民警告诉她,不要担心自己年纪轻、资历浅,经常和村民们走动走动,耐心、用心地交流,就好了。

  尹玥月的社区警务室隔壁有一家电动车商行,经营者是对外地来杭的中年夫妻,店门口经常有电动车违规充电,店里又时不时做些电焊的活,存在消防隐患。尹玥月第一次上门时,老板口头答应整改,实际上对小姑娘不屑一顾。几次上门耐心劝导无效,尹玥月只好开出了一张50元的罚款单。那之后,她每次到社区,总要到这家电动车商行看看,喊老板夫妇“大哥”“大姐”,和他们拉拉家常、聊聊生意。老板夫妇慢慢跟她熟络了,态度客气了,做事也规矩了。

  去年上半年,社区某个体户遭电信诈骗,损失了20多万元,向派出所报了案。尹玥月得知后,便去上门回访。没想到,受害人本人不在,只有80多岁的老父亲在家。一见民警,老人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儿子被骗的事情:“什么电信诈骗?被骗多少钱?”

  尹玥月反应过来了,对老人撒了个善意的谎:“你儿子不小心被人骗了,钱不多的,就2000多元。”老人终于放心了,却又疑惑:“就这么个事情,你们还要上门来?”就为了“这么个事情”,受害人后来专门赶到派出所致谢。原来,他担心老爷子的身体,自己被骗的事情连一个字都没提起过。

  工作上琐碎的事情,尹玥月很少和父母提起。和那名受害人一样,她也希望远在老家的父母安心,让二老相信,自己作为警察,能够独当一面,不需要担心。可正所谓“儿行千里母担忧”,有时候深夜值班与妈妈通话时,听说她在吃外卖,妈妈不免唠叨:“吃点好的,不要在意钱。”这句话尹玥月听了不知多少遍,每次听,心里都是暖暖的。

  二老在杭州安顿好了,可尹玥月和苏岩柏得继续工作,一家四口暂时还不能齐齐整整地坐下来吃顿家常饭。女儿女婿不在家的时候,二老只好自己在周边逛逛,熟悉一下环境。

  这个大年三十,尹玥月和苏岩柏还是得执行任务,不过,二老做的年夜饭,他们还是能吃上的。“从前我是舍不得,现在看到女婿能干、会照顾人,他俩这么幸福,我也开心了。”尹爸爸说,“希望他俩踏实工作,好好生活。”

 

如遇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电话:0578-2127345),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