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焦点  正文

【你有多美】“隔着护目镜,我们看见了人心”

丽水网 - 来源: 健康报微信公号  2020-02-18 11:54
编辑:莫晓鸿 | 责任编辑:胡蕴韵

  白衣天使是最美的逆行者。江西南昌县目前已有3名医护人员奔赴湖北。呼吸内科护士罗宇和感染科护士付正芳是其中的两位。

  武汉“方舱医院”里的罗宇:隔着护目镜,我们看见了人心
  2月7日,罗宇正式踏进了“方舱医院”,她在“方舱医院”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医患之间以一种怎样的姿态同新型冠状病毒进行殊死较量?罗宇用亲历了的一些小故事,折射出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中,医患的缓急与共、生死可托。这个南昌县“方舱医院天使”罗宇说:“隔着护目镜,我看见了人心。”
  经过了头一天的适应,8日是元宵节,罗宇从“方舱医院”工作回驻地,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全身都在疼,6个小时连续工作,水米未进,然而罗宇却没有忙着进餐和休息,而是给我们发来了以下的语音。
  “要感谢一位40岁左右的男性患者,元宵节值班,收治的是18岁至60岁的轻症患者,他们大都情绪稳定,表现出互相尊重及配合默契。我们为患者送饭时,每个人都给她们写了一张问候的小纸条,祝她们元宵节快乐,一位40岁左右的男性患者,用武汉普通话,连连对我们医护人员说谢谢,‘谢谢你们来到武汉’,这是我人生中听到最多的谢谢,隔着护目镜,我们看见了人心。”
  罗宇说:“更让我感动的是,这位患者见我们工作繁忙,主动拿起工作区内专用的手机,给我拍摄了工作镜头,当他把手机递还给我的时候,这个患者用一张纸包裹着手机。他主动告诉我,病毒会接触传播,尽管你穿着防护服,患者还是要多加小心,避免病毒有可能污染手机又传给你,耽误更多人的救治……”
  罗宇说:“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不仅有舍生忘死的队友,还有这样深明大义的患者,所以,我要真心谢谢他!”
  和同事做好交接工作后,罗宇要负责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10位患者进行生活物品登记,不够通知家属送来,当她询问一位50多岁的大妈时,大妈说,不会有人给她送东西来了,因为她的家人都感染住院了……瞬间,她心里酸酸的。
  在方舱医院里面,罗宇告诉我们,患者们都非常理解和配合医护人员,他们找医护人员的时候,基本距离一米多的位置就会主动停下。而罗宇为患者治疗时,患者们虽然也戴着口罩,大都还是主动把头偏朝一侧,一位患者还抱歉地说:“护士,谢谢你来,但只能背对着你说话!”。在“方舱医院”同呼吸、共命运的战“疫”中,患者的理解配合也让她感觉仿佛始终头顶着一片晴天。
  第二天清晨,武汉天晴了,罗宇把一个苹果放在驻地房间的窗台上,她在微信上写到:
  这是一片值得我们为之战斗的土地!
  阳光穿过苍穹,照向武汉的大地。
  言为心声,诗为心画。
  我不要天上的星星,我只要尘世的幸福
  这一次,我们就是带着希望来争取幸福的!
  随州高新区病房里的付正芳:“妈妈就是电视里穿着厚厚防护服的“超人” 
  作为第二批驰援湖北的江西医疗队成员之一,南昌县人民医院感染科的护士付正芳,早已在湖北随州市高新区医院投入到紧张的战役当中。几天的时间,付正芳就经历了人生中太多第一次。在付正芳发回来的微信语音里,述说着她13个人生的第一次。
  第一次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人面对面。
  第一次夜班收了8个确诊病人。
  第一次早晨抽了这么多血,那么多管子抬不动。
  第一次持续了11个小时,未吃未喝未拉未尿。
  第一次经历了工作9小时,鼻梁被压出水泡。
  第一次经历下班后回到住处双腿打哆嗦。
  ……
  高强度的工作,在考验她的身心。在医院,吃饭就像打仗,没有什么好吃不好吃的概念。每个人都很匆忙,填饱肚子为主。第一次穿防护服进入隔离区,她对着穿衣镜反复检查自己的防护服,有没有包裹不严密的地方。戴着口罩和护目镜,鼻梁和脸颊都生疼生疼的。但不允许用手去调整,从上班开始,防护服就会被汗水浸透,护目镜下都是一层满满的雾气,哪怕是这样,她一刻也不敢停下来,还是要从容有条不紊地进行工作,尤其是心理上做好病人们最强大的“保护伞”。
付正芳上班接管了10个确诊病人。其中一个患者疑虑地问她,“你不怕被传染吗?”她用自己安慰妈妈的话安慰他们,“不会啊,我是感染科护士,有抗体。”
  聊家人,聊天气,聊美食……她用乐观感染着患者,也激励着自己和队友。她说,“既然来了,穿上白衣我就是战士,一定很好地完成工作,不负芳华,不辱使命。”
  她告诉我们,印象最深刻的是她负责的一对年轻夫妻,因为去给其他病人换药,给他们打留置针迟了一些,患者的丈夫说:“不是派人手过来支援了吗?”付正芳说:“我们就是从江西南昌过来的”。他迟疑了一会儿,突然间,一句“辛苦你们了,小姑娘,谢谢你们从那么远过来帮助我们”。付正芳注视着他回应一个微笑:“这是该做的,只希望你们都平平安安的。““你们是抽签来的吧?”她说:”不是,我们都是自愿来的。” 凌晨下班脱下防护服,里层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凝结成水滴,在灯光的照耀下晶莹剔透。
  付正芳告诉我们,远在南昌2岁的女儿,是她最放心不下的,当时从南昌紧急驰援的时候是凌晨2点,女儿还在熟睡。现在女儿一接视频就问:“妈妈,你这是在哪儿啊,快到家了吗?”女儿只知道妈妈在医院给病人打针,后来,她爱人告诉女儿:“妈妈就是电视里穿着厚厚防护服的“超人”。”由于工作太忙,付正芳没有时间给家里打电话,有时候工作终于结束,孩子早已睡着了,只有在工作间隙、匆匆扒口饭的片刻她才有时间看看爱人发来的照片小视频。

  来源:健康报微信公号

 

如遇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电话:0578-2127345),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