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焦点  正文

长兴民警两年间奔波数万公里,为无户口人员解决落户难题——

沈云如和他的三十三个“亲人”

丽水网 - 来源: 浙江日报   发布时间:2020-10-28 12:16
编辑:马丽飞 | 责任编辑:叶捷

  眼前的汉子,黝黑瘦小,在人群中毫不起眼,说起话来还带着几分腼腆。

  整整两天,我们跟着他在镇上走街串巷,即便是路边一条不起眼的小径,他也熟门熟路。

  迎面走来的男女老少,纷纷停下脚步,唤一声:“沈警官好!”此时的他,腼腆褪去,满脸笑意。

  正是他,在两年间奔波数万公里,帮助33名无户口人员找回身份。如今,他们都成了他的“亲人”。

  他叫沈云如,是湖州市长兴县公安局虹星桥派出所的民警。

  “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是群众的信任和托付”

  今年54岁的沈云如话不多,却实在。他说,穿上了警服,就见不得老百姓受苦,无户口人员也不例外。

  无户口人员,这些无法证明公民身份的人,在入学、就业、结婚、生育、社交、出行等方面,都会陷入常人无法想象的困境。

  2018年,沈云如响应长兴县公安局大部门大警种制改革,主动申请从条件好、离家近的城区派出所来到距县城10多公里的虹星桥派出所,做户籍工作。履新不到1个月,他就走遍了辖区的17个行政村。

  这位逢人就留下联系方式的“大盖帽”,很快获得了村民的信任。一次下村,有人偷偷拉住了他问:“我有个亲戚,从没办过户口,能不能帮帮她?”

  沈云如当天就找上门去。在一个自然村里,他见到了19岁就从贵州远嫁而来的王林(化名)。30年都没有身份证的王林,找工作没人要,生病进不了大医院,丈夫去世后生活更加艰难,只能在村里打零工维持生计。

  看着住在两间简陋平房里的王林母子俩,沈云如心里难受:“我一定把你的身份找回来。”那天,他把这件事记在本子上,更记在了心头。从此,沈云如踏上了为村民寻找身份的漫长之路。

  这是一个谨慎而又艰难的过程,走访调查、信息采集、DNA和人像比对……每一项都考验耐心和细心。沈云如不仅上班时间为王林奔波,还搭上了大量休息日。有一回,听说邻村有一名能提供信息的村民,他下班后开着私家车一路找过去,回到家已是后半夜。

  整整5个月,上万字的调查证据和笔录,终于让王林拿到了生平第一张身份证。在沈云如的帮助下,她还办好了低保,在邻镇环卫所找到了工作。

  这个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不少有户口问题的村民找上门来。沈云如把他们的信息一一写到A4纸上,放在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每解决一个就用笔在上面勾掉一个。两年过去,这些纸张已微微泛黄,33个名字前面都已经打上了显眼的“√”。

  解决一个“黑户”已是难事,何况33个!这份名单,沈云如小心翼翼地保存着,他说:“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是群众的信任和托付。”

  “7月1日,这生日是沈警官帮我挑的”

  跟着沈云如在村里走,他熟得就像是本村人。村民们看到他也不见外,拉家常、问政策,到了饭点,争相邀他到家吃饭。此刻,拿着回访记录本的沈云如像回家般轻松自然,话也多了起来。

  正是在这种热络和亲切的氛围中,人们将信任甚至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他。

  2019年4月,贵州人张芹(化名)的女儿找到沈云如,希望其帮助解决母亲的户口问题。查清张芹的原籍信息后,沈云如多次和当地联系,才让她回老家办户口。因为没有身份证无法购买火车票,沈云如特意联系铁路公安,并送张芹上了火车。可从8月等到11月,由于对落户流程不熟悉,户口迟迟没有办下来,无奈的张芹打来电话:“沈警官,您能不能来一趟?”

  在常人眼里,这显然是个过分的要求,也不是警察的工作职责,沈云如大可不必跑这一趟,可他并不这么想。“老人家家庭条件一般,多待一天就多一天费用。”接到电话的第二天,沈云如就一路急行军,清晨5时从长兴出发,坐大巴、乘飞机、挤公交,见到当地工作人员,他又是讲政策又是打感情牌,当天17时,张芹终于拿到了临时身份证。

  张芹夫妇俩兴冲冲跑去民政部门办理结婚证,没想到工作人员请假回老家了,3天后才能回。“3个月都等了,再等3天不要紧。”张芹反过来劝沈云如。可沈云如辗转打听到工作人员的老家住址,连夜打了辆“摩的”就往黑漆漆的大山里钻。这位工作人员的母亲被感动了,劝女儿第二天一早赶回来处理。

  整整一天,沈云如没有吃过一口热饭,在异乡的小镇上,因为找不到旅店,他就在一家寿材铺楼上凑合着过了一夜。可他说,那一夜睡得格外踏实,因为“老人的事情终于要办成了”。

  这趟三天两夜辗转1800多公里的行程有多辛苦,沈云如不肯多说。但是张芹记得,拿到回浙江的机票时,她在机场哭得像个孩子,“这辈子终于能买机票了,这份恩情是沈警官给的。”

  已办好了户口的33位村民,也都记着这份恩情。他们给沈云如送锦旗、写感谢信,还有人提着自家养的土鸡土鸭往派出所送,可沈云如都不收,他说:“你们不用谢我,要谢就谢党和政府吧。”

  73岁的王大伯,从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从小四处流浪乞讨的他,29岁起就住在里塘村的排涝站,以打小工谋生。如今,独自生活的他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由于没有户口,无法享受基本医保和社会救助。

  为帮他落户,沈云如找到社区、福利院、民政部门一次次协调,又把调查报告提交纪检、办证等部门组成的疑难户口会商小组签字“背书”。如今,王大伯住进了镇福利院,一见到记者,他就从抽屉里拿出小心保存的户口簿,指着上面的“7月1日”说:“这生日是沈警官帮我挑的,他说这也是党的生日,我永远不会忘。”

  “看到他们期盼的眼神,就本能地把他们当成亲人”

  和同龄人站在一起,沈云如显老,这是在新疆空军某部服役17年的印记。他还有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高尿酸等多种病症。最严重的是,从44岁开始,出现不明原因的突发性休克,最多的一年发作了4次。

  有一回,沈云如开车把新办好的户口本送去一位无户口人员家中,途中突然出现休克症状。他立刻靠边停车,休息了一个多小时才恢复。妻子心疼他的身体,下班后主动为他当起下村司机。

  但对沈云如来说,这些病痛算不了什么,让他难受的,是一些村民曾经的不理解。

  家住西南村的周大姐28年前逃婚到长兴,在办理户口过程中隐瞒了许多个人信息,甚至为了让沈云如放弃寻找其原籍信息,其表弟屡次拨打当地政府阳光热线投诉。

  沈云如不是没有委屈,可他没有放弃,一名人民警察的职责和担当,促使他一如既往地努力从千头万绪中寻找突破口。

  为了找到周大姐老家,沈云如不知道上门多少次,找了多少她的朋友和老乡,最终锁定安徽的4个村庄。今年6月17日,下着瓢泼大雨,他撑着伞、举着照片在村里挨家挨户询问,终于找到了周大姐的亲人。

  之后,他召集周大姐娘家人、前夫和现在的家庭协商签订赡养协议,解决了双方家庭的后顾之忧。“给您添了那么多麻烦,真是不好意思!”拿到户口本的周大姐流着泪道歉。

  在同事眼里,沈云如帮助群众是纯粹的、不计得失的、无微不至的:每次送村民回原籍办理户口,他都会联系火车站,还亲自把人送上车,委托列车员照看;每次去外地出差办理户口,他都要自己贴钱,有时几百元,有时几千元……

  正是凭着这样一颗诚心,短短两年时间,沈云如上门服务群众600余次,帮助辖区33名无户口人员落了户,办理了社保、农保、低保,找到了工作,改善了生活。

  其实每一个户口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都藏着难以想象的困难,任何一个环节都可以成为沈云如拒绝的理由。但是,他没有。

  为什么坚持?我们问得直接。

  “看到他们期盼的眼神,我就本能地把他们当成亲人,把他们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来办。”沈云如答得坦荡。

  来源:浙江日报 记者 何苏鸣 李攀 通讯员 马俊 陈彦君

 

如遇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电话:0578-2127345),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