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论坛 专题 健康 综合 丽水视界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焦点  正文

涌金楼丨距“十四五”还有九天 浙江最后一个陆域县连入高速公路网

丽水网 - 来源: 浙江新闻客户端   发布时间:2020-12-23 12:11
编辑:谢卉齐 | 责任编辑:叶捷

  北起文成樟台枢纽,向南跃飞云江,穿风景秀丽的洞宫山脉和南雁荡山至泰顺友谊桥,12月22日,文泰高速顺利实现建成通车,正式汇入浙江省交通大动脉。

  这条高速由浙江交通集团牵头投资建设,全长55.96公里,总投资约109亿元。它地处浙南山区,路程多在海拔500米以上的山上,地形复杂、山势险峻,是目前省内地形条件最差、施工难度最大、海拔最高的高速公路。

  从2018年1月正式开工建设,到今天建成通车,在过去1000多个日夜中,建设者们以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壮举,修建了这条被喻为浙江“天路”的高速。

  至此,位于浙南山区的泰顺,作为浙江最后一个陆域县连入浙江省高速公路网,当地37万人民迎来了希望之路、发展之路、幸福之路。浙江省进入陆域“县县通高速”时代。

  文泰高速是怎样”炼成“的

  文泰高速被称为浙江的“天路”,所经之处平均海拔500米,是目前省内海拔最高的高速公路。群山环抱,地势陡峭,它也是地形条件最差、施工难度最大的一条高速。

  2017年10月底,当文泰4标项目副经理范远林作为文泰建设大军“先遣部队”一员首次进山勘探时,迎接他的是比人还高的荒草,用他的话说,“根本找不到落脚点”。

  面对高山峡谷,首先要修筑大量便道才能抵达各个施工作业面。在最困难的前期勘察阶段,建设者们扛着仪器、拿着镰刀在大山里跋涉,有时甚至要手脚并用,抓着藤蔓攀爬查看地形。

  腰上系着安全绳,“攀伏”在悬崖峭壁上打爆破眼、排危石、插杆、挂网……这是便道修建初期,施工人员的工作状态。

  他们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在峭壁深谷间开辟出130多公里的施工便道。从高处看去,这些施工便道傍山临崖,就像扭来绕去的“麻花路”,步步惊心。

图片3.png

  “最长的一条施工便道长达19公里。”浙江省交通集团文泰指挥部指挥张仲勇介绍说,前期建设难度异常大。

  凿开高山,还要横跨深谷,洪溪特大桥,就是要“硬碰硬”,在被洪溪切割的峡谷间架起一座墩高177米、跨径265米的矮塔斜拉桥,这是整个文泰高速最难的节点工程。

  “如果换一个地方,跨江、跨河甚至跨海,这座桥都不是难事,但在这里,却难如登天。”文泰高速指挥部总工程师陈飞这样感慨。

  以桩基施工为例,洪溪特大桥主墩承台位于陡坡悬崖上,施工桩基前需要进行边坡开挖和防护,仅驾驶挖机爬上山顶就用了近2个月。

  同样飞越绝壁深谷的南浦溪大桥,跨县道及珊溪水库,跨越位置处于风力紊乱的沟谷瓶颈区,要在这样一个地方建一座浙江省高速公路跨径最大的钢管砼拱桥,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

图片1.png

  “干工程30多年没遇到安全管控压力如此大的项目,每天一想到就睡不着觉。”文泰3标项目部蒋继斌苦笑着说,自大桥开工以来,他们组织多次方案优化、专家论证。发现一个问题,解决一个问题,一天都不敢耽搁。

  此外,国内首座波纹钢腹板工字型组合梁桥飞云江大桥、采用波纹钢腹板预应力混凝土连续钢构的珊溪大桥、葛溪大桥、南山大桥,在文泰高速“桥隧俱乐部”的称号背后,每一座桥梁的搭建,每一个隧道的挖通背后,都包含着建设者的一路艰辛。

  “纵身绝壁深谷,跨越这最险的天堑……”12月21日上午,在即将通车的文泰高速洪溪特大桥上,一群来自浙江交通集团的文泰高速建设者唱响他们的原创歌曲《梦圆文泰》。

微信图片_20201221231416.jpg

  浙江交工文泰4标党支部书记章长广和他的团队是这首歌的贡献者,他们用了4天的时间自己作词,自己谱曲,倾情演唱,简单的歌词饱含真情。 

  章长广在介绍自己的团队时热情洋溢,“我们是一个80后带领的90后团队,70%都是90后,平均年龄二十五六岁。”

  文泰高速是一个挑战性的项目,但正是在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实践中,这些年轻人快速地成长了起来。“要想成长,就得有困难、有压力”,他补充道。

  37万泰顺人民的”高速梦“里有什么

  泰顺位于浙江南端,崇山峻岭的最深处,是全省仅有的未通高速公路的内陆县。

  被重重大山封锁,“出山”,成为泰顺人民十分迫切的一件大事,“飞跃”在浙之巅的文泰高速,使他们的“高速梦”照进了现实。

  人们对高速的期盼已久。征迁是很多工程遇到的第一个难关。但在文泰高速上,却是另一番景象。

  “造高速要征迁的时候,我们开了听证会,没有一个村民投反对票。”南浦溪新兴村村委书记夏念藏说。

  以往最复杂的工作,在文泰高速仅用10个月时间,就实现了主线政策处理“清零”,成为全省完成主线政策处理用时最短的一条高速公路。张仲勇造了很多年路,他说:“极少有一项工程,当地百姓会如此配合。”

  经济发展,交通先行,对于泰顺人民来说,发展受到交通条件的限制一直是个痛点。

  泰顺县投资促进服务中心副主任林凤超说:“我们接待的客商一批又一批,但谈成的比较少。”他提到,去年有一家北京的做葡萄酒的公司,认为泰顺的海拔、气候以及优质的生态环境都比较适合葡萄的生长,“来考察之后,他们觉得交通成本太高了,这个项目就跑掉了。”

  “文泰高速的通车,带来人流、物流、信息流的畅通,让很多去当地投资的市场主体没了后顾之忧。林凤超透露,依托高速以及泰顺周边的毛竹资源,他们目前在做一个竹炭板的项目,也与宁波的一家公司围绕竹木加工展开了合作。

  在南浦溪村里开起农家乐的“黄三爷”,对于文泰高速建设带来的改变,有着很直观的体会。

  “我2015年回村开了这家店,由于交通不便,来的人比较少,除了前期投入,每年都要亏掉5万元。最久的一次,我们连续14天没有客人。”

  农家乐的旁边就是南浦溪景区,“等到车通了,来这里游玩的人肯定就多了,我们的生意应该会好起来。”

微信图片_20201222093059.jpg

  对此,泰顺县文旅局副局长谢碧石给出了一个肯定的回答。“高速开通后,从温州到泰顺的第一个景区,只需要一个小时。从2016年开始,泰顺每年的旅游人次和旅游产资增长就达到了25%,随着高速的开通,想必会在此基础上有更大的增长。”

  除了交通的便利,高速建设本身就传递着一种信心。谢碧石提到,从文泰高速建设传出消息开始,就陆续有旅游项目在文泰开展投资建设,比如建设中的矿坑冰城、玫瑰小镇等。

  在拥有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丰富旅游资源的泰顺,文泰高速的通车,的确能为当地项目开发带来极大的助力。

  被称为“桥隧俱乐部”的文泰高速,架起了33座桥,享有“中国廊桥之乡”之称的泰顺,同样有33座古廊桥,这是一种美丽的“巧合”。

微信图片_20201222093110.jpg

  群峰叠翠,溪水潺潺,在南浦溪大桥,古色古香的木拱廊桥与之遥相呼应,从千年廊桥文化到“浙江天路”文泰高速,都印证着深山里交通出行方式的变革。

  正如《梦圆文泰》所唱:“路是小康的铺垫”,伴随着大山之间美丽高速公路的横空出世,泰顺将踏上经济发展的“快车道”。

  “中国茶叶之乡”“中国木偶之乡”“中国最美乡愁旅游目的地”……美誉众多的泰顺,境内有森林王国乌岩岭,碧波潋滟飞云湖,神奇罕见氡温泉,势若长虹古廊桥,集山、水、泉、桥之大成。

  文泰高速的建成通车,敞开了外界通往泰顺的大门,成为泰顺拓展旅游业发展空间,吸引各地游客的良好机遇。

  泰顺县泗溪镇党委书记翁士井告诉记者:“文泰高速公路通车,是我们老百姓的期盼和希望。因为只有高速公路通车了,当地漂亮的古廊桥、原始森林、氡泉瀑布才有游客来观赏,地道的山货和好茶才能畅销。”

  就在12月17日,在即将通车的文泰高速公路上,“携手奔向幸福路”庆祝文泰高速通车全民健身跑活动在文泰高速主线开跑,700多名项目参建者和跑步爱好者不畏严寒、踊跃参与。

  “这条路,是37万泰顺人民翘首以盼的”,不论是建设者,还是当地政府、百姓,几乎每个人都会说类似的话。他们盼的,不仅仅是这条路,还有它联通大山内外,带来的开放和发展机会。“携手奔向幸福路”,用这句来描述文泰高速的通车,恰如其分。

  “县县通高速”,浙江为何会稍慢些

  我国是世界上高速公路最发达的国家,高速公路总里程位居世界第一。初步统计,目前,我国已有北京、天津、上海这3个直辖市和10个省份实现了“县县通高速”。

  其中,北京、上海、天津这三个直辖市比较早地实现了“区区通高速”。

  河南2013年实现了“县县通高速”,是中国第一个实现“县县通高速”的省份。

  辽宁在2014年成为中国第二个实现“县县通高速”的省份,江西也在2014年底实现“县县通高速”。

  到2015年,福建、江苏、贵州、广东先后实现了“县县通高速”。

  其中,广东的高速公路里程位居全国第一,贵州则是西部12个省(区、市)中首个实现“县县通高速”的省份。

图片5.png

  也是在这一年,福建把高速公路修到了浙闽交界的友谊桥,在地图上,这里原本叫双港桥,235国道从这里连接两省,桥下的寿泰溪是泰顺和福建寿宁县的界河,两省人民世代友好相处,便称友谊桥。

  福建修高速公路时,和泰顺地方商量后,直接把本该一家一半的高速友谊桥修好了,等着浙江的高速公路来接。从桥头到泰顺县城出入口不过3公里。

  2019年12月31日,山东菏泽巨野至单县高速公路正式通车运营,结束了单县不通高速公路的历史,同时山东实现“县县通高速”。

  今年元旦,文泰高速先行段泰顺县城至友谊桥段3公里开通,浙江实现了陆域县县有高速,不过因为这段3公里的高速路直接连通的是福建高速路网,所以浙江没有宣布“县县通高速”。

  过去一年里,这段路只是放行车辆并未收费。目前,每天进出的车流达1700多辆,大都是当地南下福建、广东的车辆,沿着这条路到到寿宁半小时,宁德不过一小时,到福州只要三小时,而泰顺县城到温州走省道也要三小时。泰顺人自嘲,“福建太近、温州太远。”

  2020年7月16日,宣鹤高速、建恩高速公路通车试运营。湖北最后一个不通高速公路的县鹤峰县结束没有高速公路的历史,湖北实现“县县通高速”。

  2020年12月22日下午3时,文泰高速全线开通,浙江终于实现“县县通高速”。2021年安徽也将实现“县县通高速”。

  为何浙江“县县通高速”和周边省份相比稍迟?除了浙江山海阻隔分割交通网的地貌因素外,经济因素是主因。

  和周边大多数省份由省里主导建设高速公路的体制不同,浙江的高速公路建设市场是个开放系统,国有、民营、省里、市里、县里都可以投资。

  这极大地丰富了高速公路的建设资金来源,但也带来问题,就是经济发达区域、收益好的高速公路大家抢着建,边远地区、深山区、投资效益差的高速公路项目难度加大。

  比如刚通车的文泰高速公路,概算总投资109亿元,初期预测日车流在三五千辆,通车后预计每年要亏损五六亿元。

  但高速公路对区域发展的贡献,不能只看公路直接收益的账。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秦诗立认为,浙江发展到现在,交通规划要从效率向公平效率转变,在交通规划中补齐公平这块短板。而这个公平,就是补齐像泰顺这样的欠发达山区县的交通基础设施短板的欠账。

  挑起重担的是省交通集团这样的大型国有企业。作为省属最大的国企、浙江交通建设的主力军,在省里十三五规划提出“县县通高速”后,它迅速联合沿线市县,筹措资金、落实规划,调集建设队伍扎营深山老林,历尽千辛万苦,穿山越岭,终于修通了文泰高速,实现了浙江陆域“县县通高速”。

  而且跨越东海灰鳖洋、投资上百亿元的舟岱高速(舟岱大桥)也在省交通集团的牵头实施进展顺利,明年有望实现高速通岱山本岛,浙江正向着全省“县县通高速”迈进。

  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 作者 张帆 王玉宾

 

如遇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电话:0578-2127345),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