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  正文

在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相遇 在最持久的相伴中播下尊重生命的种子

景宁中学数代师生为“校友秃鹫”开了场云端送别会

丽水网 - 来源: 处州晚报   发布时间:2020-05-27 15:28
编辑:王沁芳 | 责任编辑:叶捷

  阅读提示

  “在它身上,承载了很多老景中人的共同记忆,同时,它也是人和动物和谐共处的生动案例,很有纪念价值。”景宁中学校友徐冠华说道。

image.png

image.png

  这几天,每当景宁中学的生物教师张兆良路过学校生物馆的动物饲养区时,总会下意识地朝其中一个笼舍望去——里面空空如也,原本生活在里面的一只秃鹫于数天前去世了。

  “从前辈那接下照顾它的任务后,我与它相伴20多年了。它这一走,心里真是空落落的,相信每一名景中人都会和我一样难过……”每当想起与那只秃鹫朝夕相伴的点点滴滴,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便会涌上张老师的心头。

  从1989年到2020年,它是几代景中人的美好回忆

  这只秃鹫的故事还要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说起。

  当时,景宁中学的生物老师张彦,深感生物学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需要大量标本,于是,他因陋就简,着手在学校里尝试建立生物馆,不但种植了金钱松、银杏、日本冷杉等110种植物,还在宿舍前开辟出了动物苑舍,饲养动物。

  1987年,浙江省机关团委得知这一情况后,号召两万多名共青团员捐助,再加上县财政的大力支持,景宁中学得以兴建起了全省唯一的学校生物馆,兼具动物饲养和标本展示的功能。

  这只秃鹫就是在生物馆落成后的第二年(1989年)来到景宁中学的。

  “听张彦老师说,当年是一位学生家长带着秃鹫来学校求助的。”张兆良回忆说,这位家长是一名长途货车司机,在山海关一带跑车时见到有人在贩卖秃鹫,出于保护的目的,他便出钱将秃鹫买了下来,把它带回了景宁。

  初见秃鹫时,张彦很快发现它的脚受了重伤,已经无法飞行了,随即,他便收留了它。从此,秃鹫便一直住在生物馆中,慢慢地成了景中的一份子。

  生物馆位于景宁中学的中心,每到课间休息时间,那里总是挤满了好奇的学生。孩子们一进门就可以看见那只秃鹫,它身高一米有余,翼展可达两米多,目光锐利、威风凛凛,深受学生们喜爱。

  日子久了,秃鹫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毕业生,而它也就成了老景中人的共同记忆。

  1997年,张彦退休后,张兆良老师担起了照顾动物的责任,这其中自然也包括照顾那只秃鹫。

  每天,张兆良都会给秃鹫喂食,并仔细观察它的生活情况。而这一陪伴就持续了20多年。直到今年的5月21日……

  那天早晨,张兆良像往常一样,来到饲养区喂动物。然而,令他意外的是,秃鹫没有像往常一样“咯咯”叫唤着欢迎他。张兆良好奇地走近一看,惊讶地发现,躺在地上的它已经去世了……

  对于秃鹫的离去,张兆良其实早有预感,因为他发现这半年来,秃鹫衰老得很快,不仅双目失明了,进食也没以前利索。但是,当这一刻真的到来时,他还是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些年和秃鹫相处的许多瞬间,一一在他脑海浮现。

  “校长,秃鹫去世了……”张兆良拿出手机,向校长报告了情况,只说了七个字就哽住了喉咙。

  几分钟之后,校长陈占耕匆匆赶到了生物馆,与张兆良商量如何处理遗体。按照以往的惯例,饲养的动物去世后会被制成标本,用于科普和教学。但这次,张兆良感到十分为难,“校长,如果要做标本,我下不了手……”

  建亭子立铜像,景中人要让秃鹫的故事传下去

  其实,在去生物馆的路上,陈占耕已经想好了怎么处理秃鹫的遗体。

  “学校将在后山为它建一座亭子,将它的遗骸埋在旁边。”当天下午,陈占耕就发布了一则通告,将秃鹫去世以及建亭子等事项告知了景宁中学的校友们。

  很快,这则通告就通过网络,传到了很多老景中人那里,随之,他们纷纷以各种形式,缅怀这位“老校友”。

  “景中六年职业生涯,虽谋面只有数次,但记得你目光炯然甚是威严。感谢你31年来给景中学子带来的生物学熏陶。”

  “好突然,像是失去了一位老朋友。”

  “曾在青春最美好的日子里与你相遇,不料多年后再次听到你的消息,就是噩耗,希望你一路走好。”

  ……

  很多校友在朋友圈发起了云端送别会。

  校友徐冠华和秃鹫的感情很深,他也很支持学校纪念秃鹫的方式。除此之外,他还表示愿意出资,为秃鹫立一座铜像。“在它身上,承载了很多老景中人的共同记忆,同时,它也是人和动物和谐共处的生动案例,很有纪念价值。”徐冠华说道。

  生物馆自建馆以来,一直坚持野生动物的保护和救治工作。而且,近年来保护观念也在不断与时俱进,除了对因伤无法达到放生条件的动物进行保护性饲养外,其余的动物经救治康复后,都会让它们回归大自然。

  “保护野生动物,除了要保护它们的生命安全,更重要的是保护它们自由生活的权利,维护它们作为生命个体的尊严。”张兆良说。

  也正是因为这样,陈占耕把纪念秃鹫的亭子取名为“翼然”。“翼然,就是振翅高飞的样子。秃鹫是世界上公认的飞得最高的鸟类之一,在野外展翅飞翔是它最美的样子。遗憾的是,我们的秃鹫由于受过重伤,生前已经无法在野外飞翔。我们希望通过这种形式,让它‘回归’自然,‘恢复’自由。”陈占耕表示,今后学校会把每年的5月21日设为生态教育主题日,更好地宣传生态和谐观念。

  考虑到最近天气炎热,需要尽快将秃鹫的遗体入土。5月21日下午,在进行无害化处理后,张兆良把遗体用定制的木盒装殓,葬在了生物馆旁的后山上。

  完成覆土后,他望着鹫冢久久不愿离去,仿佛希望看到,一只鹫鸟扇动翅膀从这里起飞,借着气流盘旋而上,直入云霄。

  “再见,朋友。”他在心里默念。

  来源:处州晚报 记者 吴启珍

 

如遇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电话:0578-2127345),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