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  正文

一座城市在蜕变,盛满爱心与温暖 一群人在此生活,带着感恩与善良 许多丽水人的回忆与情感,交织在同一座大钟上,汇成一句话——

35年了,谢谢你还记得我们怎样走过

丽水网 - 来源: 处州晚报   发布时间:2020-06-30 17:08
编辑:王沁芳 | 责任编辑:叶捷

image.png

  1987年除夕12点,也是1988年大年初一的0点,南明大钟敲响了第一声。从此,“钟楼”成了丽水的地标建筑。从那时起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看见大钟了”就代表“丽水到了”,“大钟整点不报时了”就意味“夜深了,该睡觉了”。

  作为丽水地标,南明大钟见证了丽水35年来的发展变化,也成为无数丽水人难以忘怀的生活记忆。

  在这些记忆中,有向往与努力、有团聚与牵挂、有藏在心底的欢喜,也有不为人知的生活艰辛……

  他们的生活:守住同一座大钟

  刘树明是第一代守钟人。整整25个除夕夜,刘树明都与南明大钟一起过年。他的心愿是,希望大钟还能走100年。

  刘师傅是第二代守钟人。每天默默守护着大钟,他觉得,“这是为许多人守住了一份记忆”。

  第一代守钟人:希望大钟还能走100年

  从1987年到2012年,每年的除夕夜11点,刘树明都独自登上市区中山街钟楼,准备敲响新年的钟声。

  “铛”“铛”“铛”……钟声准时响起,12声钟声和烟花爆竹声形成丽水独有的迎新乐章。

  刘树明则倚着窗,注视着城市上空绚烂的烟火……

  尽管退休已近8年,但一提起南明大钟,刘树明依然满怀深情。

  “当时一块上海牌手表125元,我的月薪才35元,几个人买得起手表呢!”回忆往事,刘树明感慨万千,“当年很多丽水人靠它确认时间,曾有人因为钟声报时不准导致上班迟到,还专门打电话到市政部门投诉呢。”

  “1985年南明大钟建成时,是丽水第一高楼,也是当之无愧的丽水地标。钟楼的电梯是全丽水第一部电梯,乘着电梯到楼顶喝冷饮看风景,是当时很多丽水人梦寐以求的消遣。”刘树明说。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钟的零部件不断老化、磨损,摆在刘树明面前的难题也越来越多。

  有一次,因为气温过高导致大钟部件故障,它每过二十分钟就会敲,附近居民投诉不断,于是刘树明就扛了一台绿色的老式电风扇,给大钟降温。大钟“凉快”,而刘树明却湿透了。

  2005年,大钟的控制室里安装了第一台空调。“虽然是二手空调,但那时候空调还不算普及,大钟‘享受’了一般人享受不到的待遇呢。”刘树明笑着说。早年,大钟常因停电而走不准。也是在2005年,刘树明向上级争取,为大钟增设了UPS不间断电源,从此以后,大钟再也不会因为断电而“罢工”了。“这台设备在当时算是非常先进且罕见的,破例在钟楼安装。”

  2012年,刘树明退休,他将大钟郑重托付给了下一任守钟人。“我希望它还能再走100年。”刘树明动情地说。

  第二代守钟人:为许多人守住一份记忆

  “四个钟面外围环境检查”“钟声功能检查”“温度”“湿度”……一页A4纸上,写满了南明大钟的日常检查项目。守钟人刘师傅仔细地做着记录,每周都会对大钟进行“全面体检”,整套检查下来,得花一两个小时。

  2012年,刘师傅接管南明大钟成为了第二任“守钟人”。刘师傅一接手,就天天泡在控制室里,研究各种设备的构造和大钟的电路,渐渐摸透了大钟的内部构造,还绘制了一份详细的电路图。

  20多平方米的控制室里,除了两个湿度计,其他物件都已呈现出老旧的年代感。许多设备的生产厂家已经不复存在,不少零部件也早已停产。虽然此前市政设施管理处为大钟备份了许多零部件,但很多时候,一些细小的零件仍需要刘师傅一家店一家店去寻找。“实在找不到的部件,我就自己动手组装。”

  最初,整个丽水老城区都能听到钟声,但随着城市范围不断扩大、越来越多高楼拔地而起,钟声的传播范围渐渐变小了。在时间的滴嗒声中,南明大钟逐渐走向衰老,管理部门也考虑过更换大钟整体设备,但是考虑到市民们多年来的习惯,至今仍让大钟保持原样。

  刘师傅说:“护好大钟,就留住了许多丽水人的记忆。能为许多丽水人守住一份记忆,这份工作很值得。”

  我们的生活:交织在同一座大钟上

  10层大楼加上4层高的大钟,这幢近60米高的建筑,在上世纪80年代是当之无愧的“丽水第一高楼”。高高地屹立在城市上空,在南明大钟的见证下,我们走过了各自的生活。

  在大钟前,定格了团聚

  “这就是我,当时应该只有8岁。”市民倪霜玲指着照片里的小女孩说,“大概是在1993年吧,我们在钟楼前拍了这张全家福。”那一天,一直在国外工作的父亲回到丽水,一家人在南明大钟前拍全家福,这张珍贵的照片,定格了倪家人和钟楼的故事。

  出生于1985年的倪霜玲,跟南明大钟“同龄”。“小时候,我家住在灯塔小区,每天晚上我都是数着钟声入睡的。”如今,照片中的兄弟姐妹都已身在国外,回忆往事,倪霜玲的语气充满眷恋。

  考到100分,进城看钟楼

  “看到钟楼,就到丽水了。”父亲曾说过的话,如今已42岁的周兴至今记忆犹新。

  “小学一年级时,父亲说,如果我考了100分,就带我进城看钟楼。”于是,周兴铆足了劲,终于在一次数学考试中得了满分。1986年夏天,周兴和父亲坐着“天目山”三轮车从碧湖出发,颠簸近一个小时,终于看到了他梦寐以求的钟楼。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车费是每人每公里0.08元,儿童半价。从碧湖到丽水,25公里车程,我和我爸来回花了6元,这在当时可不是小数目。”这段旅程让周兴“别提多激动了,回去还和同学吹了很久的牛”。

  钟楼上的冷饮,是最幸福的味道

  “第一次进钟楼坐电梯的时候,根本不知该怎么操作,但我开心得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市民雷海燕说,大约在三十年前,那一天,父亲开“天目山”三轮车挣了不少,收工后开心地带着一家人去钟楼楼顶“吃冷饮”。“站在热热闹闹的楼顶,夏夜的凉风迎面吹来,那杯叫不出名字的冷饮,是我记忆中最幸福的味道,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如今,曾在钟楼下玩耍的孩子们都长大了,路旁的行道树一圈一圈地长粗,附近的建筑被拆除、被翻修……时间都去哪儿啦?大钟也许并不知道答案,时针和分针一圈一圈地转动,周而复始,日复一日,悄然汇聚成丽水人挥之不去的乡愁。

  来源:处州晚报 记者 谢佳俊/文 程昌福/图

 

如遇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电话:0578-2127345),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