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评论 教育 娱乐 财经 房产 小记者 丽水团购 百姓热线 站内搜索 投稿
论坛 网视 专题 体育 汽车 健康 旅游 在线读报: 丽水日报》《处州晚报》《丽水摄影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丽水

缙云籍92岁数学教授讲诗词对联成“网红”

丽水网 - 来源:丽水网-处州晚报  2017-06-19 15:06
〖作者:记者 肖春霞 | 编辑:莫晓鸿 | 责任编辑:胡蕴韵〗

  从小受传统文化熏陶,乱世求学考上复旦成为教授

  缙云籍92岁数学教授讲诗词对联成“网红”

阅读提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张载这四句名言有三句我都没有能力做到,所以我想,“为往圣继绝学”,我这个小蚂蚁是不是可以出来喊几下。

——潘鼎坤

 

  “唐诗万岁!宋词万岁!”5月16日,92岁高龄的西安建筑科技大学退休数学教授潘鼎坤,以一堂惊艳的对联和古诗课,让前往听讲的中文系研究生都服了:谁说数学老师教不好语文?潘鼎坤也意外成为“为古诗词传承呐喊的网红教授”。

  记者了解到,这位“网红教授”是从我市缙云县双溪口乡姓潘村走出的一位学者,求学于抗日战争时期。在求生都颇难的动荡年代,他坚持求学;如今虽已是鲐背之年,但依然心系民生教育,心系优秀传统文化传承。

  上过7年私塾 乱世求学考上复旦

  潘鼎坤1925年出生于姓潘村。小时候,父亲并不支持潘鼎坤读书,虽说祖父是清朝拔贡,很有名望,但教书的祖父一年也不过20块大洋,在潘鼎坤的父亲看来,读书没什么用,不如种田实在。

  好在潘鼎坤在缙云当地开设私塾的外祖父是秀才,他认为只有多读书才能有出息。于是,潘鼎坤的孩童年代就在外祖父的私塾中接受启蒙教育。

  先学诗词格律,再熟读并背诵《千家诗》《朱子家训》等,七年的私塾学习奠定了潘鼎坤坚实的传统文化基础,使他从小就能熟读唐诗宋词,也培养了他良好的学习习惯。

  潘鼎坤回忆说,在私塾里同学们都是以出题互相对对子为乐,老师罚学生也是如此。有一次,潘鼎坤背诵诗文时卡壳了,外祖父站在他跟前故作沉吟道:“书生,书真生。我看你怎么对?”潘鼎坤想了好一会,答道:“父老,父未老。”对仗工整且合乎实际,满意的老先生免除了对他的责罚。

  对于潘鼎坤来说,他对古代文学的感情,也是一种对祖辈的深刻记忆。

  潘鼎坤七年私塾结束,正值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当时浙江省湘湖师范学校(以下简称“湘湖师范”)南迁,一路辗转,在义乌、松阳、庆元、新窑等地办学。听说该校读书无需学费,还不要住宿费和饭费,潘鼎坤就报考了。

  潘鼎坤就读期间,湘湖师范先后在松阳、庆元办学。每到开学时,潘鼎坤就提前从家里出发,步行至学校,最久走了7天。“从家里背袋米,然后沿路寄宿在别人家,一晚上需给一斤米,五分钱。”潘鼎坤说。

  为了躲避战乱,不少大学老师都到湘湖师范教书,潘鼎坤由此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想考取大学的潘鼎坤而后转学到缙云仙都中学,并考取了复旦大学数学专业。

  夫妻相互扶持70年 以诗词寄相思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苏东坡这首词我一看就掉眼泪,它让我想起妻子。”谈及老伴,潘鼎坤悲伤难掩。

  潘鼎坤念高中时家里穷,章青莺家里条件好,但章青莺看中了爱读书的潘鼎坤,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

  潘鼎坤在复旦大学求学期间,经济条件差,为了节省开支,经常吃土豆、粗粮。为了丈夫不被同学看不起,也能够吃得好点,在老家承担了所有农活的章青莺省吃俭用,只要一有结余,就将钱寄给丈夫。“1949年,我回家牵着她的手,她的手就像长了刺的树皮一样,她这一辈子为我受了很多苦。我们相互体谅,一起生活了70年,从未吵过架。”潘鼎坤说,分居两地的夫妻俩平时就靠书信诗词寄托相思。

  大学毕业后,潘鼎坤被分配到当时的东北工学院任教,他把妻子也接了过去。两年后,潘鼎坤调到了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此后夫妻俩就一直定居于西安。“父亲不爱出门,爱在家看书写字,母亲爱同大院里的人聊天,每天都会把大院里的事说给父亲听,两个人之间总有说不完的话。”潘鼎坤的大女儿潘育滨说。

  2015年,章青莺突然离世,一提起老伴,潘鼎坤依然会泪湿眼眶。

  数学老师也能教语文 为传统文化鼓与呼

  虽然教的是数学,但在学生眼里,潘鼎坤一直很文艺、很实在:课上,他会引用李煜的《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中的句子来解释有限与无限之间相互对立、相互衬托、相互转化的辩证关系;他会教大家洗衣服,用的是指数函数的性质高效率;他会告诉大家,就算是大力士也无法徒手捏碎鸡蛋,然后推导出合理拱轴线方程;他甚至用求根公式的逻辑,找到了在棉花地里走失的猪……

  在潘鼎坤看来,所有的一切都包含数学,而数学换一种角度,和古诗词一样,都是对生活的精准提炼和概括。自然而然地,他将数学与诗词融会贯通。“我觉得诗词和数学具有相似性,两者都强调对称美。诗词是描写内心世界最简练、最透彻的语言,而数学是描写自然规律最简练、最准确的语言。”潘鼎坤说。

  潘鼎坤告诉记者,他问过学校里汉语言文学类专业的学生,学没学过怎样作诗,他们都说没学过,对此他颇感遗憾。

  经过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觉得该为传统文学做点什么的潘鼎坤,拨通了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宣传部的电话——他想开一次古典诗词讲座。“我时常在报纸或网络上看到一些不合平仄、韵律的诗词。我想通过这次小讲座,让学中文和爱好中文的学生写诗、写对联能合乎规律。”潘鼎坤说。

  为了讲好这次课,潘鼎坤认真地准备了好几个月,讲稿写了厚厚一沓。他还找到《中文大辞典》,将《中文大辞典》中关于诗词格律的内容进行了“翻译”,用毛笔誊写了绝句、律诗平起式、仄起式的写法,还在可以不严格遵循平仄规律的地方都画上了红圈。

  上课时,他得用两个放大镜才能看清讲稿,但在下课前,他还是和学生说,只要你们愿意听,我就愿意讲。

  虽然现在日子好了,潘鼎坤依然保持着勤俭朴素的习惯,每天都坚持用清水写大字,写完的稿纸晾干再写。他在课堂上说过,自己没有心脏病,也没有高血压,每月还领着退休金,不为社会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挺可惜,所以他希望在有生之年的每一年里都做一点有意义的事,继续为古典诗词这样的优秀传统文化鼓与呼。

 

 

未经书面授权,不可转载本网内容。

分享:
更多



国内 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