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评论 教育 娱乐 财经 房产 小记者 丽水团购 百姓热线 站内搜索 投稿
论坛 网视 专题 体育 汽车 健康 旅游 在线读报: 丽水日报》《处州晚报》《丽水摄影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浙江

打人孩子家长学校都发愁 打人者母亲:上学没有任何问题

丽水网 - 来源:浙江在线  2017-07-05 10:29
〖作者:记者 詹丽华 | 编辑:马丽飞 | 责任编辑:张悟旻〗

  浙江在线7月5日讯 从一年级开始出现的问题,三年级还没有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直到叶铭离校了大半个学期,矛盾看起来似乎消失了。

  “孩子们之间的小摩擦当然会有,但被谁盯着打这样的事没有再发生,老师也有精力抓教学了,班级氛围明显比以前好,连家长之间的关系都缓和了。”语嫣妈妈说,她跟其他孩子的家长一样,不愿打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新环境。

  于是,问题的焦点很明确:叶铭家长要求让孩子回校上课,而其他学生家长不同意。

  叶铭家长:

  犯过错的孩子就没有被公平对待的权利吗

  “他(叶铭)当然可以上学!这没有任何问题!”叶铭妈妈有点意外,她本以为这件事不需要再做讨论,“教育本身就是教书育人,不可能到学校来的每个人都是完美的。更何况能不能上学不是某个人可以决定的。就算他以前或许不知道如何去与他人相处,但难道现在改正了,也不行吗?叶铭现在很好,连医生都说他进步非常大,行为是完全正常、可控的。”

  她看到的是同班同学对叶铭的善意和接纳,抗拒的是孩子家长。“孩子们没有排斥他,你不能听那些不在现场的人的说法,应该去问问孩子们!”

  她是否向班里同学询问过呢?“我不用问,因为我陪读的时候孩子们都围在他身边,帮他补习功课、一起做手工、一起玩,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叶铭妈妈轻声支开叶铭,才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就这么一次,轻轻推了别人一下,就不让随班就读了。这事若发生在别人身上,我根本不会追究。”

  她忍不住叹气:“当然,家长保护孩子的心我是理解的,我也承认他之前有错。但犯过错的孩子就没有后续公平被对待的权利吗?这件事,受到最大伤害的不是他们,而是他,他能感受到这种不公平。”

  有家长要求出具叶铭的就诊病历,但被拒绝。“我们没有必要给他们看病历,这是个人隐私。但我们有留一份给校方,学校是知情的。”她忍不住说,连医生听说了都觉得其他家长反应过激,“医生说孩子现在可以适应集体生活。”

  三年级下学期已经结束了,四年级怎么办呢?

  “后面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她叹了口气,“难道以牺牲我们为前提,去安抚其他家长,就是公平的吗?”

  其他家长:

  怎么确保他以后不会打我孩子

  为了照顾孩子,叶铭妈妈辞掉了高薪的工作,以便在需要的时候陪读,但其他孩子的家长并不认同随班陪读的做法。

  “家长随班陪读肯定会影响到其他学生,这在陪读第一周就反应出来了,家长在课堂上玩手机,下课后骚扰学生,这样明显影响教学的做法,我怎么可能认同?”周跃妈妈说得很直接,如果叶铭妈妈可以陪读,她也要去陪读,“至少保证我孩子的安全。”

  “他回班上课第一天有女生回家就哭了,说叶铭又来了,她不想上学了。这样怎么能说孩子们都接受随班就读的安排呢?”陈浩妈妈说,“我听说杨扬很耿直,直接说‘不喜欢’,然后就被打了。”

  “不可能有转机。我儿子也是持续被打的对象之一,他爸爸甚至说,再被打就狠狠打回去,多少医药费我们赔!但我真的能教育儿子‘以暴制暴’吗?我们忍耐、宽容了两年半,最后的结果就是我儿子因为制止他违反班级规定而被打到腹部挫裂伤。”杨扬妈妈说,现在她问杨扬如果叶铭再违反班级规定他还会不会制止,“他说不会,反正他想干嘛就干嘛。孩子的三观都发生偏差了,可我无能为力。没有人能永远无条件被原谅,哪怕是孩子。”

  他们的诉求,是让叶铭换个班级。

  “既然叶铭父母说他已经能够控制自己,也能够适应集体生活,而我们班又不同意接纳他,那为什么不换一个新的班级、新的集体?”杨扬妈妈直言,事实上叶铭曾经在其他学校试读,不知为何又回到了三(3)班,“这肯定是有原因的”,“他父母既不愿意出具孩子的就诊病历,也不愿意公开治疗进展,口说无凭,我怎么能够相信他回来以后不会继续打我儿子。”

  校方:

  在这件事上,学校没有错

  三(3)班的家长都在等待校方给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但目前看来尚未有定论。“叶铭确实自我控制力比较差一点,轻度多动症,但不是思想品德上有问题,若说他主观、长期的对同学施以暴力,我觉得这样说有点过头。”一直在处理此事件的学校书记说,叶铭的家长有点儿“护短”,“但将心比心,他妈妈连工作都辞掉了,你能说他们不关注孩子的情况吗?天可怜见。”

  “每个这样的孩子,处理的方法都是不一样的,对特殊学生我们要保护他,给他成长空间。”学校校长也说,最初随班陪读的方案是校方与家长一起讨论决定的,“想先试读两星期看看情况,如果在试读期间再次发生打同学的情况,就暂时个别教学。不是只有我们学校有这样特殊的学生,其他学校也有,我们不能因此就剥夺他们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在这件事上,学校没有错。”在校方看来,现在的主要矛盾不在孩子之间,而在家长之间。“三年级的时候积蓄的矛盾集中爆发,其他家长就有点不依不饶。”

  “我们有在讨论解决方案,但目前还没有确定。”学校校长透露,他们已经在考虑是否增加一名老师陪读,“我们观察下来,大部分孩子是能够接受他的。所以考虑老师+家长+孩子,先以这样的形式随班试读一段时间。叶铭家长也向我们反映,孩子不能参加集体生活,学习积极性不高,不愿意做作业。”

  但是,校方表示目前公布处理方案为时过早,因为“还要看他在暑假期间接受治疗的情况”。校方寄希望于,这件事最终能“靠情感来化解”,但家长们的态度似乎很决绝,在他们看来这不是一件靠情感就能解决的事情。

  专家:孩子行为特殊,家长要尽早介入

  “我没有见过这个孩子,不能确定是否是多动症,或者是其他的行为障碍。”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儿童心理科主任周国岭说,家长可以先简单地判断一下,只是好动贪玩的孩子在课堂上、家里做作业时他的注意力会集中的。但是具有多动症倾向的孩子对待绝大多数事情都几乎不能注意力集中,坐不住,也静不下来。可能仅有玩游戏时会集中。

  “根据统计儿童多动症在国际上的发病率是5%~10%左右,国内低一些也有3%~6%。以目前小学每个班级40~50人的人数设置,相当于每班都会有一两个这样的学生。一般是年龄越小程度越轻越容易改善。老师和家长必须要明白,多动症孩子并非简单的调皮捣蛋,而是受到了生物学因素的影响。”周国岭表示,被确诊为患有小儿多动症的孩子,需要通过学校与家庭对孩子进行教育训练,同时接受有效的提高专注力的药物治疗,“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千万不能因为坚持了两三个礼拜觉得效果不明显就放弃了。”

  听记者描述事件之后,周国岭建议不如让参与事件解决的学校老师和家长来培训一下,因为老师和家长对事件的处理方式会直接影响到孩子行为控制能力的改善。周国岭说,正确的处理方式是:一让他知道错误行为必须付出代价;二告诉他正确的与人交往的方式。“不要小看孩子,12-14岁的儿童大脑发育就已经相当于成人的80%-90%,他们已经可以像成人那样思考大部分的问题。” “我非常不赞同家长向孩子传递‘以暴制暴’的处理方式。我建议,家长还是要积极疏导孩子的情绪,如果有需要可以求助专业人士。”

 

未经书面授权,不可转载本网内容。

分享:
更多



国内 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