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评论 教育 娱乐 财经 房产 小记者 丽水团购 百姓热线 站内搜索 投稿
论坛 网视 专题 体育 汽车 健康 旅游 在线读报: 丽水日报》《处州晚报》《丽水摄影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地方

应村猕猴桃产业走向“逆袭之路”

丽水网 - 来源:遂昌新闻网  2017-09-01 16:27
〖作者:见习记者 郑雨薇 | 编辑:王沁芳 | 责任编辑:〗

  电商驱动 技术升级

  应村猕猴桃产业走向“逆袭之路”

  夏末的天气依旧炎热,应村乡应村村的应凤花却悠闲地在空调房里填着快递单,身边一箱箱打包好的猕猴桃正安静地等待快递员上门来取。

  “最多一天打包了60多个箱子,寄出150多公斤猕猴桃。”应凤花是应村村的一名普通果农,可她的卖果水平却一点不普通,自出果以来的短短10天,当别家果农还在愁销路时,她家近1000公斤猕猴桃却早已通过微信销售一空,四万元的盈利轻松收入囊中。

  应凤花只是应村乡众多猕猴桃种植户中的一个真实写照。近年来,该乡抓住农村电商发展契机,以口碑检验品质,以品质树立品牌,通过“全民电商”意识的引导和“走出去、请进来”的种植技术攻关,一举打破销售难和技术弱的双重瓶颈,最终走向了产业富民的逆袭之路。

  从提篮小卖到网售全国

  “最早我是提着小竹篮子,到处去卖猕猴桃,哪里人多就往哪里赶。上游的高坪乡这几年旅游搞得好,我们就经常赶到高坪去摆摊,但是这种摆摊售卖的方式效果并不理想,累了一天下来不仅卖得不多,而且客人挑来拣去猕猴桃还容易坏。”应凤花回忆起以往提篮小卖的艰难经历,感慨颇多。

  这段时间正是应村乡猕猴桃大量出果的时节,近日,记者行走在应村乡猕猴桃种植区块却惊喜地发现,大街小巷售卖猕猴桃的摊位寥寥无几,与之产生鲜明对比的是农户家中打包快递、门前车辆来回取件的场景。

  据了解,今年应村乡猕猴桃产量预计在5000公斤以上,而有80%农户都搭上了电商的快车,他们有的是前两年网上结识的老客户,有的是微商代理找上门代销,自出果以来的短短10天,全乡至少有一半的猕猴桃已在网上被预定。

  应凤花告诉记者,今年的猕猴桃还未出果就有多家快递公司找上门寻求合作,他们最终与邮政快递达成协议,一旦有了订单,只要在家打好包,快递公司很快就会上门取件,足不出户就能把自家猕猴桃保质保量地卖到全国各地。

  世代扎根于黄土地的果农们做梦都想不到,有一种拿着手机足不出户的销售方式。而这一思想观念的大转变,得益于近两年应村乡党委政府抢抓电商发展机遇、把电商意识潜移默化根植于农民心间的实际行动。

  据介绍,2014至2015年,应村乡连续两年举办电商体验节。其中,2015年的“大圣归来”电商营销挑战赛,更是吸引了众多游客和企业参加。应村乡党委书记郑水松说,通过活动的举办,不仅为种植户搭建起了电商营销平台,而且无形中让种植户开始有了电商意识。“种植户们在活动现场结识了他们的第一批客户,之后通过微信联系,客户圈越来越大。”

  周冬红便是尝到电商甜头的种植户之一。“白天客人在微信上下单,傍晚去田里采摘,晚上打包好,第二天快递便上门来收件了,我现在根本不愁果子卖不出去或是卖不起价钱。”

  四年来,周冬红从没有一单退货。他多年“死守”品质关,种植过程全人工,家中从不留存货,现摘现卖。曾经有老客户结伴来了七八辆车到他家采购猕猴桃,周冬红硬是一人塞了两个漂亮的“纪念果”,也不让客人买暂时还合不到标准的果子。

  “我的客户大部分是江浙沪一带,最远还寄到过黑龙江,都是些老熟客,我刚在朋友圈发预售的消息,订购的电话就纷纷打来了。”周冬红说,以前是要我们自己去找市场,现在是客户找上门。

  从千里求师到在家收徒

  都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应村猕猴桃的“成才”之路也不是表面上的风光一片。

  2012年应村乡引进红心猕猴桃,成立了专业合作社,全乡40余农户开始种植猕猴桃,不少果农甚至远赴千里之外,去四川“取经求果”。

  猕猴桃种植不仅不易,甚至有些“苛刻”。“当气温低于20摄氏度时,开出的花就不能再授粉了。即使是正常温度下开的花,也必须在75小时内授粉,否则也没用了。”周冬红解释道,这还真是一个技术活。

  然而天公有时也不作美,2015年,应村乡的猕猴桃地里大面积爆发溃疡病,溃疡病对于猕猴桃树而言几乎是“不治之症”。当年全乡600多亩的猕猴桃,损失了将近一半。这一次毁灭性的灾难,严重打击了果农们的种植信心,不少果农在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为重拾果农信心,应村乡党委政府当机立断,重金请来省里顶级的种植专家为猕猴桃“问诊把脉”,并多次邀请一些种植大户来授课讲学。通过几轮的现场教学,果户们逐渐意识到,治猕猴桃溃疡病之根,在于预防。

  值得一提的是,应村村的猕猴桃是基地式种植,在该村电商中心设置的全球眼监控系统,最初的目的是为了保证“阳光”种植,实现农产品从田间到舌尖的安全。而现在,更便于作物统防统治,将病原体“扼杀在摇篮”。

  乡、村两级几年来坚持“送出去”和“请进来”的技术提升模式,更是铸就了一批本土专家,他们的辐射带动作用日益凸显。果农郑根长痴迷于种植,常常一天到晚守在田里观察长势。这位“发烧友”听闻哪个猕猴桃种植基地有好的种植技术,不管远近,说走就走。回乡之后,他也不吝啬,与乡亲们一起分享种植心得。

  郑根长主张通过搭建钢架大棚,人工控制湿度和温度,确保在花期授粉期间不被天气影响,可促进猕猴桃早开花、早结果,并能有效防治溃疡等传染性病害,提升果实产量和质量。之后,乡里也采纳他的意见,在全乡推广大棚种植。

  如今,不止周边乡镇果农会前来“取经”,甚至还有湖南的“粉丝”慕名前来参观求学。郑根长还有个微信群,群里是全国各地的猕猴桃果农们,在这个群里,郑根长被大家亲切地称呼为“郑师傅”,经常会有果农在群里向他请教关于猕猴桃授粉、梳果、施肥、病虫防治等方面的经验,他在群里的名声也越来越大。

  “以前都是请专家教授来为我们授课,现在轮到我们‘应村师傅’走出去了!”应村村党支部书记周岳运自豪地说。

  记者手记:逆袭的背后承载着坚持和汗水,应村猕猴桃产业发展之所以能走向逆袭之路,源于乡、村两级干部包括种植户多年来那份对于品质的坚守以及适应市场的应变能力。在助农增收的道路上,我们也许真的应该多一点思考和担当,不要盲目追求眼前利益,也不要守着固有思维“吃老本”,更不能遇到一点困难就退缩,应村猕猴桃产业发展也许不是最成功和典型的案例,但它至少给了我们一些启发。

 

未经书面授权,不可转载本网内容。

分享:
更多



国内 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