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评论 教育 娱乐 财经 房产 小记者 丽水团购 百姓热线 站内搜索 投稿
论坛 网视 专题 体育 汽车 健康 旅游 在线读报: 丽水日报》《处州晚报》《丽水摄影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社会

松阳老手艺人黄鹤松诚信经营修理小铺上榜“浙江好人”

丽水网 - 来源:丽水网-处州晚报  2017-09-07 15:10
〖作者:记者蓝倞见习记者徐期辰通讯员徐健中叶树兵 | 编辑:叶方美 | 责任编辑:马丽飞〗

  松阳老手艺人黄鹤松诚信经营修理小铺上榜“浙江好人”

  修理费50多年不变免费项目还越来越多

  在刚刚公布的八月浙江好人榜中,松阳明清老街农机五金修理店的店主黄鹤松榜上有名,成为全省诚实守信的榜样。

  从18岁的小伙到年过七旬的老人,黄鹤松坚守这个老店已经50余载。这50多年来,黄鹤松都秉持着维修小物件不收钱,大物件少收钱的原则诚信经营。更为难得的是,至今他还保持着几十年前的修理价格,甚至扩大了免费修理的范围,这让他的方寸小铺,远近驰名。

  昨日,记者一行来到这里,探访这位诚信经营,坚持传统技艺50余载,看似普通却又非凡的老人。

  小修不收钱大修少收钱,他坚持了50多年

  在老街,随便向街坊一打听,大伙都能准确说出黄师傅的店铺在哪,记者很快找到了老人的小店。

  这是一家没有招牌的小店,它位于一幢上了年头的木构建筑中,面积只有40余平方米。虽然老旧,但里头的农具、零件,都摆得整整齐齐、井然有序,给人一种很温馨的感觉。

  记者见到微微有些驼背的黄鹤松老人时,他正坐在一张小椅子上,身上穿着一件白色背心,头发有些稀疏,肤色白皙。

  老人似乎没有察觉到有生人到店里,还是十分专注地用他那双有力稳健的手在赶着活儿——只见他一手拿着一块木块,一手扶着一个铁皮锅,伏在工具台上,专注地敲打着锅底。

  在老店门口左边柱子上,有一块小小的牌匾,上面写着“历史文化建筑”——黄仁和打铜店。

  黄鹤松说:“黄仁和打铜店是我爷爷的店号,以后就是我爸爸开的,爸爸去世后就我妈妈接下去做。我学校出来后,就接下了这店。”

  黄鹤松出生于1946年,刚满18岁的他就从母亲手中接过了这家店铺,而这一接,转眼就是50多个年头。

  “我的喷水壶还能用么?”在采访时,一位来自松阳县玉岩镇63岁的林女士来到了店里,询问黄师傅。“能用,已经好了,喷头堵了,我拆出来洗了就好了。”黄师傅很快修好了喷水壶,递了过去。林女士试了试,果然能用了。

  “修修多少钱?”

  “不用了。没换零件。”

  “那真是谢谢了!”

  这样的对话,每天都在这家小店里上演。

  小修理不收钱,大修理少收钱。这便是黄鹤松多年来的经营原则。“这些年,条件更好了,我这里维修的人工费不但没有涨过,还将免费维修的范围扩大了。一般不需要换零件的,我都免费给他们修。”黄鹤松如此说道。诚信经营对他来说就是做人要忠诚老实,为顾客着想,不能多收别人的钱。也只有这样,才能把手中的这个生意长长久久地做下去。

  在黄鹤松的眼里,客人并不仅仅是纯粹的商业关系,同时也是亲人和朋友,对他来说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黄鹤松告诉记者,他有一位来自松阳踏步头村的老顾客,30多年来,只要这位老顾客家里有什么东西需要修理的,都会拿过来修,于是他们慢慢就成了朋友。这位顾客每次来县城找他修理东西时,都会顺带送来一些家里种的茶叶和蔬菜,给黄鹤松尝尝。

  如今,这方寸小铺,已经远近驰名,只要提到黄鹤松,十里八乡的村民都会竖起大拇指啧啧称赞。

  有心人练就出娴熟的手艺,他常说顾客说好才是真好

  大伙愿意将东西送到黄鹤松修理店,不仅仅是因为老人公道的价格,更是因为他精细的谋生技艺。而谈起自己的修理技术,黄鹤松的嘴角露出微微一笑,显得十分自信,他说:“可以说,在松阳我的技术应该是我们同行中最好的。”

  黄鹤松说,一开始,他只是卖些农具小五金,偶尔修理一下铁锹、粪钩、锄头一类的小农具。后来,他看到村里人经常为配一把钥匙而不得不跑到城里,实在太不方便了,于是他就开始钻研开锁、配钥匙的技术,结果很快学会了。老人自豪地说:“我最快的时候,19秒就可以配一把钥匙了。”

  众所周知,松阳是个茶叶大县,全县茶园无数、茶农无数,而喷雾机是茶农必不可少的工具。当黄鹤松看到不少茶农因为工具出了问题而耽误了茶事,他就又一门心思地开始钻研起修喷雾机的门道,而这一修就是40多年,经过他手修理过的喷雾机有近万台了。

  记者与黄鹤松闲聊时,他手中的活一刻也没舍得放下。聊着聊着,他从角落里拿出两个白铁皮制成的农用洒水壶,黄鹤松指着洒水壶说:“瞧,别人做的洒水壶往往是用胶水来接缝的,不小心的一磕碰就漏水了,而我做的洒水壶是用最传统的方法,将铁皮两边的连接处一点一点敲打固定起来,所以磕碰几下都不会损坏。”

  并且,别人做的洒水壶可能要用两只手才能完成洒水,而黄鹤松做的洒水壶,因为改变了一下重心的位置,用一只手轻轻一托就能完成洒水,比别人的要省力了不少。而这样的洒水壶,做工精细,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一天就只能做两个。

  放下洒水壶,黄鹤松又低头打理着手头的那口大锅,因为要换一个锅底,他需要不停地做上一个小时才能完成。记者询问,修理这样一口大锅要多少钱时,黄鹤松回答说,不算运费的话,新锅底的成本要13.5元,而加上修理费,他也仅仅收了人家27元钱。

  看着黄鹤松那专注的眼神,时不时还眯着眼睛,仔细观察自己是否敲得平整。给记者的感觉,这位老人简直是在对待一件艺术品。

  50多年过去了,黄鹤松的年纪也越来越大了,但他诚实经营的理念始终都没有改变,只要村民送来物具,他就会一丝不苟地开始修理,直到村民满意为止。正如采访时,他经常说的那样:“顾客说我修的东西好,那就是真的好。”

  

 

  

 

 

未经书面授权,不可转载本网内容。

分享:
更多



国内 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