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网视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社会

市民建议:济川桥能否重修成丽水新景观?

丽水网 - 来源:丽水网-处州晚报  2018-01-10 15:34
〖作者:记者杨敏 | 编辑:叶方美 | 责任编辑:马丽飞〗

  它曾连接瓯江两岸近千年,是老丽水人心中不舍的记忆

  市民建议:济川桥能否重修成丽水新景观?

  近日,一位叫刘春锋的老先生给本报编辑部寄来一封信,说起丽水三座带“济”字的老桥。其中,有一座名叫“济川”的浮桥(又名平政桥),连接瓯江两岸近千年,从建成起历经三次迁址,30多年前被拆除后,一直是老丽水人心中不舍的记忆。刘老先生说:能不能重修济川桥,使之成为丽水的一道新景观?

  关于济川桥

  宋代就有文字记载

  现有图片资料显示,济川桥大体呈“几”字型,以南高北低的姿态横跨瓯江。济川桥北侧,人们将青石板铺在鹅卵石上,便有了最简单的路;浮桥南侧,桥头架梁从砌体堤岸向外延伸,并有铁索牵住浮桥体,以抬高桥位,便于船只在下方通过。

  丽水本土文史学者吴志华介绍,关于济川桥的最早文字记载出现在宋代。南宋乾道四年(1168年),处州郡守、文学家范成大著有《平政桥记》,记载了当时修桥的情况:“桥体以舟七十二只为梁,连以铁索,上铺木板而成”,刻有该文字的石碑仍留存在浮桥遗址处。

  “当时,范成大对济川桥进行了重修。”吴志华介绍,济川桥曾三迁其址。济川桥最早位于南明门,因附近水域建有水障,元代末期,龙泉人胡深将桥改建至上游桃溪(即桃山大桥附近)。后因该水域水流湍急,浮桥于清代迁建到小水门附近。因第二座瓯江大桥(小水门大桥)在小水门外建成,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完成历史使命的济川桥消散在历史烟云中。

  资料显示,济川桥曾多次出现在明代、清代、民国时期的地理位置图上,有关它的文字记载在各个历史时期的《处州府志》《处州府志续》《丽水县志》出现多达18次。《丽水地区地名通览》也有提及:“(小水门大桥)桥址上游百余米处原有一古老浮桥……始建之年无考,最早桥址在大水门外,元大德七年(1303年)迁小水门外,故亦称小水门浮桥。”

  它既是南北大通道

  又是天然娱乐场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济川桥是丽水人南来北往的唯一一座桥梁。吴志华介绍,1970年桃山大桥建成之前,济川桥是前往庆元、龙泉、遂昌等6个县城的必经之道。

  济川桥还不仅仅是南北大通道,很多丽水人都与它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今年64岁的市民叶增恩,年轻时就住在大水门。叶增恩告诉记者,那时南来北往的人都要经过济川桥。大清早,富岭、水阁一带的菜农挑着担子,走济川桥将新鲜蔬菜挑到集市(现仓前菜市场区域);在老化工厂等地上班的工人,则由北向南通过济川桥去厂里上班。一时间,桥板发出的“嘎吱”声、菜农扁担弹出的“吱吱”声、清脆的自行车铃铛声……仿若交响乐一般响彻耳边。

  到傍晚,浮桥边,忙活了一天的人们有说有笑地谈论着一天的收获。夕阳西下,浮桥也完成了一天的使命,渐渐安静下来。

  此外,浮桥还是最天然的钓鱼平台,每天慕名而来的垂钓者络绎不绝。

  市民期待

  记忆里的济川桥重获新生

  隆冬时节,记者再访济川桥遗址。历经风吹雨打的斑驳石碑,静静地守望着瓯江,似在诉说着悠悠千年历史。浮桥北侧,岸上的青石板在水汽的滋润下,有些湿滑,青石板缝隙里,野草在寒风中摇头晃脑,像一个不谙世事的晚辈在倾听着老石碑讲述过去的故事。

  对于许多丽水人来说,有关济川桥的记忆多来自于父辈、祖辈,抑或是年代稍显久远的灰白照片。

  今年72岁的刘春锋是缙云县仙都街道下洋村人。1972年夏天,他与济川桥有了第一次邂逅。那一次邂逅,让他久久难以忘怀。时至今日,他仍期盼济川桥能得到重修,恢复往昔的景象。

  在刘春锋看来,以当时的造桥技术和经济水平,古代的丽水人能在宽阔的瓯江水域建造一座简易浮桥,祖先的智慧令人惊叹。“如今,小水门大桥南北两侧已建成栈道、绿道,如果能重修济川桥,想必能给市民增添一个健身游玩的新去处。”

  吴志华认为,济川桥如果得以重建,将会是一大景观。“平政桥遗址虽然失去了原有水陆交通要道的功能,但作为丽水历史上最早、规模较大的浮桥,其对研究古代桥梁历史有较高价值。”

  吴志华还建议,如果把济川桥纳入到瓯江全域旅游考察,建设济川(平政)桥主题公园,可增添城市河道文化古迹景点。“为提升人文底蕴,在主题公园建成后,还可一并修复附属设施,并在适当位置加入与桥相关的古诗词。”

  部门回应

  重修济川桥目前无法实施

  昨日上午,就济川桥能否重修,记者来到市水利局。市水利局建设管理处处长夏慧锋告诉记者,目前丽水主城区有社后大桥、水东大桥、紫金大桥等5座大桥,基本可满足市区交通出行。“所以目前已不需要济川桥承担交通功能。”

  重修济川桥,还需充分考虑安全因素。夏慧锋解释,主城区的防洪堤闭合工程已完成,遇到洪水时,湍急的水流会集中在防洪堤内部相对狭窄的空间里,新增浮桥势必会影响泄洪。同时,上游的树木等会在浮桥处堆积,将影响浮桥自身安全。“特别是遇上大洪水,万一浮桥桥体被冲毁,船体还可能冲击下游大桥的桥墩,安全隐患不能忽视。”

  夏慧锋说,此外,小水门大桥所在水域目前是五级航道,每天都有大小船只穿行其间,重修济川桥会对行船造成阻碍。“综合考虑,重修济川桥的弊端比较明显,所以目前基本无法实施。”

 

未经书面授权,不可转载本网内容。

分享:
更多



国内 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