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评论 教育 娱乐 财经 房产 小记者 丽水团购 百姓热线 站内搜索 投稿
论坛 网视 专题 体育 汽车 健康 旅游 在线读报: 丽水日报》《处州晚报》《丽水摄影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社会

“狗年旺旺,新春特刊”之二 年俗:犬吠报春来

丽水网 - 来源:丽水网-处州晚报  2018-02-14 11:06
〖作者:记者蓝倞徐期辰叶小孚 | 编辑:叶方美 | 责任编辑:马丽飞〗

  什么是年俗?不同人的回答或许各不相同。对于在江苏常熟长大的丽水娃小睿睿来说,年俗就是回家陪爷爷奶奶吃顿年夜饭;对于49岁的松阳人胡松康来说,年俗就是陪着母亲找老师傅炸一大袋爆米花;对于畲族人蓝浩浩来说,年俗就是在年夜饭前“拜土地”……

  每逢春节,总有一群人特别忙碌。他们是各种年俗的坚守者和传承者,在他们繁忙的身影背后,有浓浓的年味,更有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和传统价值观。

  有一种动力叫回家

  回家,简单的两个字,却给远在他乡的人们无限的动力。它使你跨越千山万水、艰难险阻,与家人团聚。同样的,不管你在外过得怎样,是光鲜亮丽还是依然在为生计打拼,回家代表着总有人在家等你团圆,它胜过千言万语,饱含家人的无尽思念。

  腊月十六,这时距离过年还有半个月时间,远在江苏常熟的叶长元已经开始筹备回家的行李了。

  自从2011年,叶长元从家乡丽水来到常熟经营服装生意,每年这个时候,他都会比其他人提前关门收摊,“钱可以少赚两块,但是没有什么比回家过年更重要了。”虽然此刻身在他乡,但他的心已经在路上。

  六百多公里,长达近7个小时的旅途,叶长元没有感到丝毫的疲惫,看着沿途越来越熟悉的风景,他的脸上浮现的是渴望与激动。虽然在外已经八个年头了,虽然在外买了房子娶妻生子,但对他而言,丽水这座温暖的小城市永远是他的家乡。

  “人呀,不能忘本,每年都要回来陪爷爷奶奶吃年夜饭。”叶长元和他7岁的儿子小睿睿说道……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回家不仅仅是思乡和归途,还意味着有人在等你回家。今年76岁,家住青田祯埠的季葱花奶奶无时无刻不牵挂着她远在国外的女儿。

  在家门口的院子里,季奶奶时常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等,她的守候饱含思念和担忧,她的眼睛始终遥望着南方,那是女儿所在的方向,而这一望就是整整300多天。不过,女儿从来也没有让她白等,她总会在过年前半个月准时回家,今年也是如此。

  从柬埔寨首都金边坐飞机到广州,再从广州转机到温州,然后坐大巴车到青田。2月3日晚上,季奶奶终于在院子里等到了女儿一家,两人在院子里相拥,良久才进屋。女儿说,这一抱,她的这一年才算真正圆满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总有许多令人感动的画面,也许你此刻正在赶飞机,正在挤火车,正在回家的路上。就祝你一路顺风,早日与家人团聚吧。

  有一种幸福叫年夜饭

  “雪花飘飘,外婆炊糕,雪花浓浓,外婆煎糖,雪花满大路,外婆做豆腐。”在春节时,所有被端上餐桌的美食寄托着大家对于美好生活的期许。

  “小时候过年那可真是一个欢喜啊,许多平常吃不多的零食过年的时候都可以随便吃了。”当49岁的松阳人胡松康回忆起自己儿时,在春节期间最乐于做的事时,出口而出便是“爆米花”了。

  在胡松康记忆里,儿时,母亲总会将一袋糯米递给老师傅,只见老师傅娴熟地将一碗糯米倒进爆米花筒里,为了能让爆米花更香,还会在里头放上一勺菜油。准备就绪,老师傅便独自坐在一个小椅子上,一手推着风箱,一手转动着柴火上的爆米花筒,眼睛还专注着筒边的温度计。约莫十分钟,老师傅觉得火候到了,就搬起筒来往一个麻袋里一放,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爆米花一股脑儿地蹦进了麻袋中,顿时,一股沁人的米香便四散开来。

  这就是久违的让人充满幸福感的香气啊。儿时的胡松康一闻这香味,便会迫不及待地跑过去,等不及老师傅将爆米花归拢好,他便将爆米花塞满自己的口袋,然后跑到巷子里找小伙伴们玩,只要一开心,就塞上满满一嘴的爆米花。

  小食不能少,大餐也不能少。“平常难得一吃的鱼肉,而到了除夕夜就可以尽情享用了。”胡松康回忆说,大年夜,一家人放完鞭炮,围坐在餐桌前享用着美食。大鱼大肉,自然不必说,饭桌上热腾腾的山粉丸更是胡松康的最爱。母亲从蒸笼里取出的山粉丸微烫,还冒着淡淡的热气,轻轻咬上一口,富有弹性的口感里,夹杂着碎肉、猪油、笋的味道,逐渐弥漫在整个口腔里。

  “也许,那味道就是过年带给我的幸福感吧。”沉浸在回忆中的胡松康,脸上洋溢着喜悦的表情。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胡松康来说,春节的美食已不仅仅是味蕾的快感,其背后的意义越发地凸显出来——此时此地,一家人围坐着,一边品尝着满桌的美食,一边畅想着来年的美好,这让胡松康知道,自己有着这么一个圆满的家庭,自己的生活是如此的幸福。

  有一种仪式叫“拜土地”

  “今年开始,我当家了,春节的一切仪式都由我来操办。”对于今年28岁的蓝浩浩来说,今年的春节有着特殊的意义。

  蓝浩浩的老家在富岭,他所在的村子是一个畲族自然村,每年春节,这里的村民都会开始准备春节的过年仪式。这种准备工作,甚至在农历十一月就要开始了。

  农历十一月做酒,农历十二月腌咸肉。到了腊月廿五,节日的氛围就更浓厚了,这一天,整个村子的人都开始“扫尘”,把整个家收拾得干干净净,准备迎接春节的到来。

  这一天,蓝浩浩还学着家中老人的样子,告诫自己的孩子:“入年了,小孩子不能骂人,不可吵架,不可说不吉利的话。”

  蓝浩浩说,畲族过春节,仪式和汉族差不算多,贴春联、换年画这些都不可少,不过最特别的还是“拜土地”。

  “其实和准备年夜饭算是一起的,只是我们准备年夜饭前,先要拿食物去拜祭土地庙和灶神,还有祖先。”蓝浩浩说,虽然每家都有些不同,但畲族人“拜土地”用的食物都很丰盛。每样食物用盘子装好,带上一些空碗和筷子,放在扁担里,由家里的家长挑到村里的土地庙前。然后,庙里要进行一系列仪式,焚香顶礼,燃放鞭炮,表示一年忙到头了,过年有如此丰盛的收成。

  之后,各家把东西收好,拿回家里,还要依次祭奠家里的祖先、灶神。而给灶神上好香后,除夕最重要的仪式就完成了,所有人便开始用心地准备年夜饭了。

  “这些年俗都是我爸爸的爸爸的爸爸,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我就觉得特别有仪式感。如今,我长大成人了,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我也会将这些年俗传承下去,希望家里所有人一年更比一年旺。”这就是蓝浩浩心中的年俗了,其中包含着成长、传承与期许。

 

未经书面授权,不可转载本网内容。

分享:
更多



国内 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