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网视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丽水

“丽水之问”引发全市大讨论:打通“两山”新通道 争先进位大赶超

丽水网 - 来源:丽水网-处州晚报  2018-05-15 15:26
〖作者:记者 蓝倞 黄俊剑 | 编辑:马丽飞 | 责任编辑:叶捷〗

  当发达地区拥有了金山银山,又修复了绿水青山,而我们仍然只拥有绿水青山的时候,我们情何以堪?

  当自然禀赋和区位条件差不多的邻居,原先不如我们,现在超过我们,而且很有可能远远超过我们的时候,我们又情何以堪?

  答案只有一个:争先进位大赶超!

  5月2日晚,市委书记张兵在第28次全市乡镇(街道)党(工)委书记工作视频交流会发表主题讲话,讲话中,张兵向全市干部发出了这两个发人深省的“丽水之问”。

  “丽水之问”迅速成为全市上下热议的话题。为此,晚报专门邀请了新闻智库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成绩单”里看赶超: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

  发展是硬道理,对丽水来说尤为如此。今年一季度,我市多项主要经济指标增幅走在全省前列,实现“开门红”。

  在“开门红”的喜悦中,“丽水之问”如一副清醒剂,振聋发聩。

  对比一份“丽水vs宁德”的30年“成绩单”,或许可以看出区域竞争的激烈程度。与丽水相邻的福建宁德,“山高路远海深阔,九山半水半分田”,与丽水有许多相似之处。陆域面积差不多,宁德1.34万平方公里,丽水1.7万平方公里;在各自省份的经济位次差不多,都位于后列,属于加快发展地区。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宁德曾是全国18个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之一。1988年之前,丽水无论在经济总量还是在财政收入上都优于宁德。从经济总量上看,1988年的时候,丽水GDP21.75亿,比宁德的20.1亿多1.65亿。1988年,习近平同志担任宁德地委书记,1989年宁德GDP就超过了丽水。之后近10年(1988-1997年),宁德发展基本快于丽水。

  第二个10年(1998-2007),丽水发展速度超过宁德。第三个10年(2008-2017),宁德发展速度再度超过丽水,“十二五”时期,宁德GDP年均增速比丽水快4.3个百分点。到2017年,宁德GDP超丽水近500亿,人均GDP比丽水多2290元。

  财政收入上,丽水一直好于宁德,2015年的时候,财政总收入比宁德多14.48亿,但到2017年财政总收入仅比宁德多3.46亿。

  总而言之,宁德在经济总量上的优势在不断扩大,而我们在财政收入上的优势在快速缩小。

  “这些年,丽水在不断发展,但其他地区也在开足马力,区域竞争进入了白热化,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晚报新闻智库专家、市委党校副教授谢炳麟感慨地说,丽水亟需加快发展,争先进位,赶上“领跑者”,超越“齐跑者”,实现大赶超。

  丽水“隐忧”何解:亟需打通“两山”转化新通道

  “从长远来看,丽水的绿色发展存在隐忧,那就是通道问题。说它是隐忧,是指丽水可持续发展的动力不足,把‘绿水青山’转化成‘金山银山’的成熟路径、渠道还不多。”晚报新闻智库专家、市委党校副教授张永忠说,“丽水之问”,正是问到了隐患之处,切中肯綮。

  “丽水最大的短板就是绿色发展的高新技术及产业的滞后,我们守着一方资源,却难以将其转化成产业。”张永忠说,丽水所拥有的“绿水青山”,不是丽水所独有的优势,随着丽水发展的“四平八稳”,其它地区完全可以率先打通“绿水青山”到“金山银山”的通道,或者打通从“金山银山”到“绿水青山”的通道,这已在省内外兄弟地市发展中得到了显现。

  比如在宁德,这几年“无中生有”地崛起了一些大企业。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只有七八年时间,去年销售近200亿,利润30亿,动力电池和储能锂电池销量12GWH,居全球第一。这家企业拥有博士130余人、硕士1000多人,最近以200亿美元的估值,上榜科技部发布的超级独角兽企业,是福建省唯一的一家。而这样的“巨无霸”企业,在丽水少之又少。

  在张永忠看来,我们必须清醒看到,当前,发达地区用快速发展积累的雄厚经济实力,努力治理和修复生态;而加快发展地区正在快马加鞭迎头赶上。可以说,我们过去引以为傲的生态优势正逐步弱化。

  张永忠说,目前丽水尚未找到行之有效的高质量、高速度发展的方法与模式。比如,丽水举全市之力发展的生态旅游业尚在发展之中,成效初显,但离第一支柱产业尚有距离。丽水生态工业还没有成为拉动全市经济发展的龙头产业,其发展动力还没有充分展现,规模企业少、高新技术企业少、优质企业少是丽水产业发展的现状。生态农业发展与发达地区相比,也还有一定的差距。

  百舸争流时代:要弱鸟先飞的敏感和愚公移山的毅力

  “区域竞争,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丽水要快进,也就是要加快发展,而且发展速度上要更快,要有‘弱鸟先飞’的敏感和‘愚公移山’的毅力。”市委党校政治与统战理论教研室副主任何跃武表示,“丽水之问”饱含着深沉的忧思。

  “对‘丽水之问’的思考,也是对丽水绿色发展之路的求索。这两个‘情何以堪’,让我们在‘开门红’的鼓舞中保持清醒的头脑,激发赶超的动力。”

  何跃武说,丽水发展,应如“田忌赛马”一般,巧妙地发挥优势,获得“单项胜利”,找到赶超的路径。现在发达地区在花大价钱修复生态,那么丽水如何赶上?只有加快发展,而且必须是加快绿色发展,要做足“生态绿色”这篇大文章,大力发展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等,建成浙江大花园的最美核心园,把我们的长处更加突出出来,从而在“生态发展”方面保持优势。

  “靠什么在区域竞争日趋激烈的巨大压力中砥砺前行,实现高标准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双重压力下的争先进位大赶超,真正把丽水建设成浙江大花园的最美核心园?”在晚报新闻智库专家、市委党校副教授谢炳麟看来,面对越来越激烈的区域竞争,我们犹豫不得、耽误不得。

  “当前百舸争流,我们要充分认识这种你追我赶的竞争局面,充分认识周边地区发展态势,必须充分认识丽水发展的优势和挑战。”谢炳麟认为,发展大潮风起云涌、奋力赶超势在必行。唯有以“坐不住、等不起、慢不得”的紧迫感和责任感,以“人一之,我十之”“人十之,我百之”的付出,才能不断缩小与发达地区的差距。

  “丽水之问”,问出了新时代丽水领导干部敏锐的洞察力、“志不求易,事不避难”的勇气担当和“心系百姓”的为民情怀。

  回答“丽水之问”,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集中精力抓发展,争先进位大赶超。

 

未经书面授权,不可转载本网内容。

分享:
更多



国内 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