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时政  正文

百姓心中的好记者——追记庆元县融媒体中心记者吴吉阳

丽水网 - 来源: 丽水日报  2019-12-10 08:22
编辑:马丽飞 | 责任编辑:叶捷〗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庆元县融媒体中心“老记者”吴吉阳,志在新闻,为此奋斗十年,生命永远定格在55岁。

  11月23日下午,他因脑溢血,倒在新闻采访的路上,再也没有站起来。在抢救现场,他手里紧紧拽着即将翻倒的摄像机,一刻也没松开。他“走”了,成为永远的菇城记者。

  弟弟吴复行在整理吴吉阳的遗物时,意外发现了他在庆元中学读书,以及工作后自学考试留下的两本笔记本,扉页上分别写着:

  “即使我明年死去,今年也要为同学们留下笑脸。人生的价值,不能用时间的长短来衡量,而要用对社会贡献的大小做尺度。”

  “假如有一天我不在了,但愿人们都能记得我。”

  乡亲眼里的“老记者”吉阳

  有梦想,他很了不起。有温度,他活成了自己喜欢的样子。

  吴吉阳在45岁的“不惑之年”实现了自己儿时的梦想——当上一名“脚下沾泥土、心中有真情”的一线记者,并一直奔跑在新闻的道路上。

  出事的那天下午,他正在庆元县的广场上拍摄市民活动的画面。黄灿灿的银杏树下,人们轮番上阵,尽力抢救这位突然倒下、耳鬓斑白的新闻记者。

  接下去的一周,他躺在了庆元县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关心他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轻轻呼唤着他的名字:“吉阳记者,你醒醒,我们村的新闻离不开你!”

  吴吉阳去世后的“头七”,不远千里来送殡的人们成百上千,排起了长龙。浙江最偏远山村——山头、杉坑的老农民、种植龙爪粟的岭头乡产业能人黄立高、浙闽边界各行政村的党支部委员们、来自全国各地曾得到他帮助过的人们……所有人站在道路两旁,手拿菊花,送别这位永远在“路”上的亲人。

  吴吉阳“走”后的第二周,庆元县官塘乡山头村下起今冬第一场雪,当地村民仍然对他念念不忘:“如果是前几年,一下雪,吴吉阳一定第一时间赶到山头,立起支架,拍摄庆元美丽的雪景!”

  吴吉阳下乡,每次都跑得特别远。在庆元最偏远的乡镇官塘、江根、龙溪,父老乡亲都愿和他“攀亲戚”,往往打一个电话,能把他唤进东部山区,报道村里的新鲜事。

  他连续5年报道了浙闽边界十里八村新春歌会。每年大年初二,他都在山村里度过。镜头前,他喊着大伯大妈“不紧张”;深夜里,他紧张地制作着后期画面,把最好的赞美之词送给了大山里的“刘三姐”们。

  “功夫不负有心人。从业8年后,他报道的浙闽边界新春歌会第一次上了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我发微信向他表示祝贺,他却简单地回复我,‘碰巧的,运气好’。”庆元广播电视台前办公室主任、竹口镇宣传委员吴守全这样回忆说。

  “那才不是碰巧呢!他是个敬业的记者,年年都把村里的事当做自家的事。”杉坑村党支部书记胡光海哽咽着说,出殡那天,杉坑村联合山头村,给“老记者”吴吉阳送去一副挽联:“年年深入最边远村庄采访拜年,岁岁报道十里八村歌会满五载。”横批是“心系山村的好记者”。

  得知吴吉阳不幸去世的消息,官塘乡山头村村民胡阿发泪如雨下。2013年3月,胡阿发因救起溺水老人,接受了吴吉阳的采访。

  当得知胡阿发身患尿毒症,生活艰难时,吴吉阳又一次拿起了摄像机,将胡阿发的故事讲给了更多人听,寻求全社会的帮助。之后,每隔一两个月,吴吉阳都会去看望他,每次都为其送去钱物,给予实际的帮助。

  不仅如此,庆元县义工协会、科协、太极拳协会等社会团体也都前来为他送殡。他们曾是吴吉阳“高度关注”的采访对象,这一刻,也是他的“亲人”了。

  “越来自基层、越没有人关注的新闻,越能体现‘老记者’的价值。吴吉阳总是把更‘快’的成长机会让给年轻记者,自己却深入庆元最偏远的地区,慢慢打磨村情民事,细心挖掘新闻‘贫矿’,收集‘泥土味、沾露珠、冒热气’的基层点滴。”庆元县广播电视台办公室副主任沈弋帏说,从某种程度上说,乡亲眼里的“老记者”吴吉阳,就是一个“完美”的好记者。

  同事眼里的“吉阳大哥”

  同事们眼中的“吉阳大哥”,并没有乡亲们眼中那般完美,是个平凡的人。他从事新闻,凭着“一腔热血”,而且是“半路出家”。

  一切的变化,都要从14年前吴吉阳报考新闻本科自学考试说起。

  用了4年时间,他完成所有新闻科目的数十项考试。当他把自考本科(新闻专业)毕业证放在单位领导面前时,他把握住了“转岗”的机会,成为了一名一线摄像记者。

  “他想跑一线,并坚持完成了新闻本科自学考试,这在当时的庆元广播电视台是头一个。那太难了,谁也想不到。”庆元县融媒体中心主持人范海萍,1998年进入庆元县广播电视台工作,“台龄”比吴吉阳小,从事新闻工作资历比他深。她佩服“吉阳大哥”的勇气,同时也为他捏了一把汗。

  据电视台工作人员回忆,吴吉阳第一次带机采访,就忘了打开镜头盖;第二次拍摄,忘记放磁带。在前6个月试用期里,他拍摄的画面非常跳跃,几乎没有几条用得上的新闻。

  电视台领导动员他转回到原部门,同事劝他放弃新闻梦想,可是吴吉阳默不作声,以微笑回应。

  “最后,他坚持了下来。每天,他都从‘新闻楼’跑到‘后期楼’问意见,一蹦一跳爬上楼,哼着歌,唱着曲,即便被比自己年轻一辈的编辑批评得抬不起头,还把笑容挂在脸上。”范海萍回想过去,不禁哽咽了,“现在,大家听不到‘吉阳大哥’哼的歌,楼道变得安静了,反而不适应。”

  吴吉阳终于留在了新闻战线。凭借多年的努力,他每天都能上两条来自基层的新闻报道,让他成为庆元偏远乡镇最被群众依赖的电视新闻记者、民间团体最可靠的“新闻后援队”,以及电视编导分配工作时第一个想到的同事。

  “做事先做人,吴吉阳从来不推脱新闻任务。哪怕今天是周末、节假日,哪怕今天是暴雨倾盆、台风肆虐,或是烈日当头、酷热难耐,他一接到命令就出发。”吴守全说道。

  庆元县融媒体中心记者吴端成说,作为单位的“老大哥”,吴吉阳每年带的实习生、年轻记者最多,经常不厌其烦地和他们交流。同时,他自己也不忘学习,在岗一天,学习一天,直到成为一位合格的融媒体记者。

  家人眼里的“痴人”吉阳

  “我哥哥人暖、心善,就是太不会照顾自己,真是个‘痴人’!”吴复行说。

  跟着吴复行,记者来到吴吉阳的新房。房子的装修很简单,都是吴吉阳一人操办的,费用还没来得及结算。

  站在哥哥吴吉阳刚装修好三个月、空荡荡的新房里,吴复行拿着他破旧的衣物,眼里泛着泪花:“电视台内20多平方米的‘房改房’,哥哥一住就是30年。好不容易买了自己的新房,他却这样离开了人世,离开了家人。你说,他是不是‘痴人’?”

  吴吉阳,1987年丽水商校毕业就进入庆元县广播电视台工作。当时他的工资仅有200元,他拿出50元寄给了正在部队服役的弟弟吴复行。

  吴吉阳一生未婚,却把老家大济村借读在他家的农民子弟照顾得很好,为他们洗衣做饭、辅导功课。他出殡时,曾经借读他家的孩子们从天南海北赶回庆元,作为“吉阳子女”,送了他最后一程。

  新房桌子上堆满了降血压的中草药,凌乱地摆放着。“哥哥有肾病、胃病和高血压,易疲劳,常失眠。但是他太固执,从来没有为自己身体着想,哪怕请一天病假也好。”吴复行眼眶红了。

  “近几年,单位领导都劝他退出一线拍摄,可是吴吉阳就是不答应。他真的热爱新闻。”一同前来的沈弋帏一边说,一边拿走了吴吉阳家里的摄像采访包。沈弋帏告诉记者,为了每天第一时间出发“跑新闻”,吴吉阳经常在家里备一个包,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天,也是如此。(来源:丽水日报 记者 叶浩博 杨敏 吴丽萍)

 

如遇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电话:0578-2127345),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