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时政  正文

花样女子 白衣执甲

——援鄂护士易雄英的坚强与柔弱
丽水网 - 来源: 丽水日报   发布时间:2020-03-26 08:20
编辑:马丽飞 | 责任编辑:叶捷

  很多认识易雄英的人,现在都称她为英雄,他们说,好像是注定的,她的名字本身就自带英雄光环。

  1月25日大年初一,她从丽水出发援鄂,到3月22日完成使命回家,已经在武汉待了58天。58天,刚去时,她见过“寒冬”里武汉的绝望,心情沉重。后来,她见证了一个春天的来临。

  如今,英雄归来,听到别人的夸赞,易雄英总是不好意思地说,“虽然我叫雄英,但我不想成为英雄。比起英雄,我更想生活在一个岁月静好的时代里,做一个爱吃爱玩、疯狂晒娃的普通人。对了,关于援鄂,我不过是做了一件应该去做的事。”

  

  认识易雄英,从她微信头像开始。那是一张她自己的照片,瓜子脸、大眼睛,笑起来很好看,看上去很少女。她自嘲这是“照骗”,“我都34岁了”。

  在她出征援鄂之前,没有人会想到这样一个身材娇小、性格开朗的护士居然会不惧危险、挺身而出。陈蓉菲是她儿子的幼儿园老师,在朋友圈刷到她出征的消息的时候,既吃惊又激动,“她的年龄和我们不相上下,通过平时接触,觉得她除了是一个细心认真的人,还是个非常感性的‘小女人’。记得在新生家长会的时候,我邀请家长们一起朗诵美文,当朗诵到回忆孩子们成长历程的时候,她默默流泪了。就这样一个‘小女人’,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女英雄,感觉像做梦一样。”

  细细翻着她的朋友圈,找不到一点她“异于常人”“之可以成为英雄”的蛛丝马迹,她的日常不过就是“我们自己”,她是个普通的妻子,会吐槽丈夫粗枝大叶不够细心;她是个爱晒娃的妈妈,自从她儿子于2016年5月24日出生开始,儿子便成了她往后朋友圈的主角,有时她还会在带了一整天娃之后,不耐烦地撒娇,“带娃,伤元气。”她喜爱美食但又怕吃胖,偶尔叫嚷着“减肥”,却是“两天打鱼三天晒网”,有时兴致高昂地跑去锻炼,之后看着卡路里消耗的记录器上的数据后,她会吐槽“就这点卡路里……1/10的奶茶都没有消耗掉。”当然,再过两天又能看见她一边晒螃蟹炒年糕的照片,一边感慨“这多美好”。

  别说是朋友,其实,就连她丈夫施海峰也深感意外。作出援鄂这个决定的时候,她发了条信息给施海峰,问他是否同意她驰援武汉。施海峰还没来得及回复,便又接到了她的另一条信息,“我已经报名了”。“我知道她做事雷厉风行,可是我没想到面对这样一件事关个人安危的大事,她会决断得那么快。”施海峰至今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生活里的她明明是一个爱撒娇、习惯依赖自己的人呀。”

  问起她当初报名时的景象,“就一点都不怕吗?”易雄英说,“当时报名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就是感觉自己各方面的条件都挺符合的。而且,当时科里好多同事都报名了。”

  

  1月23日递交完申请,1月24日大年三十晚上10时,易雄英接到通知:正月初一上午出发。

  没来得及与在云和的父母告别,还没来得及准备自己援鄂后家里的生活用品和防疫物资,这突然的启程,让易雄英倍感压力。“家里的老人该怎么办?”“施海峰平时很少照顾孩子,我走了,他能照顾好儿子吗?”一瞬间,所有的担心涌上心头。她一边流泪,一边整理出征的行囊。不舍,但更多的是担心。这一夜,她几乎一夜未眠。

  1月25日,大年初一上午9时。易雄英拖着行李箱准备出门。“妈妈,别走,你别离开我,别丢下我不管。”不满四周岁的儿子施凡壹哭得撕心裂肺。施海峰的心里也不好受,他何尝不担心,远在千里之外的那个城市,疫情来得如此凶猛,病毒传染性又强,送她上战场,这一去,前途未卜。他记得,车子开动前,易雄英看着他,故作坚强地说,“施海峰,如果我回不来了,记得把我那套婚前买的房子留给我爸妈。”施海峰点点头,立刻转身走下了车,他不想让易雄英看到他流泪。

  那天晚上,很多亲戚朋友得知消息后,纷纷给施海峰打电话,“你知不知道武汉那边的疫情有多严重,你怎么就不拦着点?”他事后想想确实后悔,他后悔自己怎么不是一名医护人员,“这种事情,应该让我一个大老爷们上的。”

  作出这个决定,易雄英没有告知父母。直到自己出征的信息已经刷屏了朋友圈,她才给云和的父母发了短信:“爸妈,不好意思啊,现在才和你们说,我报名参加了浙江去武汉的医疗救援队,现在已经出发在路上了。本来不想告诉你们的,怕二老担心,可现在网络这么发达相信也瞒不住,当然,我想你们一定也会支持我的。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平安回来,给我做最喜欢的红烧带鱼、蛋花酒。”

  

  抵达武汉的时间,是1月25日夜里10时,第二天,浙江的救援医疗队接管了武汉第四医院的两层病区,易雄英被分配在了第19层的病区。

  “初来武汉第四医院,病人比我们想象中的情况要重一点。”易雄英有时候会晃神,“有些场景就像灾难片里的一样,感觉自己在做梦。”

  易雄英见过,一个原本看上去还很正常的病人,没两天就突然病情加重,病毒让他的肺部功能几乎丧失,病人像溺水一样,呼吸困难,挣扎躁动,这病情急剧恶化的速度让她感到紧张无力。“害怕吗?”“还是怕的,手套都戴了好几层。”易雄英笑着说,尤其是心理压力巨大,“不敢让自己感冒,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普通感冒、咳嗽,所带来的压力无疑都是巨大的。”“还有晚上睡不着觉”。为此,她开始服用安眠药,每天睡前一颗,这一吃就吃了50多天。

  不过,她害怕的感觉慢慢地被病人的“需要感”所代替。初来武汉,除了病痛,很多病人的精神饱受折磨,日渐崩溃。她想起一个不记得名的阿姨,她先生因为新冠肺炎去世,当她刚住进医院时,她眼里写满了绝望,她跟易雄英说,“如果我走了,请把抽屉里我老公的死亡证明收一下,到时连同我的一并交给我的孩子。”听完她的话,易雄英的鼻子有点酸,她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说道,“阿姨,你看上去挺好的,你看,各地的医疗队不是都来了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是一种深深的被需要感。”易雄英说,后来,更多的是开心与骄傲。开心的是,在19层病区,易雄英和那里的病患都成为了好朋友,有的甚至像亲人。她记得有一天,白天上班来了几位外省增援的医护人员,以至于好多熟悉的患者都以为易雄英被替换了。上班逛病房的时候,病人老蒋看到她有些激动,他说“我以为你回浙江了,我心里觉得高兴,但是却很舍不得你。”病人老田还专门唱了首《我和我的祖国》送给他们当礼物。“当然,最高兴的还是把他们一个一个送回家。”
  来源:丽水日报 记者 刘淑芳

 

如遇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电话:0578-2127345),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分享至: